“村长您瞧见了。”钱浅笑嘻嘻地将手里的木盆往前一举:“我哪里有闲工夫闹腾,这些都是太师府里的嬷嬷交代过要好好浆洗的衣裳,我赶着洗好了送回去呢。太师府里的刘嬷嬷和秦嬷嬷对我好,日常有活计总想着我,咱也要投桃报李好好做事不是?”

  “我也要吃饭啊,”钱浅一边心不在焉地回答一边抽柴禾:“不吃饭明天怎么有力气干活。”

  以往她做贵女的时候,别说出门逛街了,连出门拜客都不能独自去,身边必要跟着家里的兄弟,否则就是不得体,而这个位面,出门逛街的千金小姐……似乎也常见哈??真是神奇!

  “能是做什么的。”钱浅冷笑一声:“今日村里人都瞧见我拿着两匹锦缎回来,这么大两匹锦缎,想藏都藏不住,这样招摇过市的回来,不招来有心人惦记才怪。这半山荒屋闹鬼传闻,竟然也止不住他们贪心。”

  这家人姿态摆的倒是挺低,可惜碰上钱浅和薛平贵这一对混不吝的夫妻,装可怜神马哒显然没啥用。

  “用不着我搭腔,她们自己就能吵翻天,闹腾够了自然会走。”钱浅笑眯眯的冲屋顶上的薛平贵招招手:“下来喝水,我昨天炒了麦粒,刚好可以拿来泡茶。”

第1343章:将军,我帮您养家糊口(39)

  钱浅正在粮店,7788提示薛平贵往金水坊方向来了,钱浅也没多问什么,她正忙着跟小伙计对账。过了不大会儿功夫,这人倒是很神奇般地就摸到粮店来了,站在钱浅身后唤她:“九娘,不是跟你说了在茶摊等我吗?又乱走,走散了可怎么好。”

  “跑偏?”钱浅皱起眉:“你什么意思?路依妍的妈妈柯之瑶不是出身超级富豪家庭吗?剧情里说了,路家虽然也是实力很强的,但是比不过路依妍外公家,路依妍妈妈当初嫁给路爸爸是下嫁,因此作为柯之瑶唯一女儿的路依妍是个真正的小公主,比她那些姓路的堂兄弟姐妹都强。”

  钱浅是绝对相信自家老公的能力的,这家伙无论换成什么身份,都有本事混到风生水起。而且几辈子了,钱浅了解这个男人,他并不是那种只求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居家个性,每一世对于事业都挺有追求的,钱浅还没见过他甘于平淡地做基层工作呢。

  “那谁知道,咱也管不了那么多,”7788不在意地摆摆手:“你只需要好好经营科惠集团,让科惠实力越强越好,为男主提供一个高起点,然后在男主进科惠之后,尽量提携他,给他机会,其他用不着管。”

  可是村长不一样,他自认考虑的比旁人长远。在城里大户人家做事的姚娘子在村长眼里就是个会下蛋的金母鸡,就盯着眼前两匹锦缎的那些人简直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姚娘子能赚来两匹锦缎,自然就能赚十匹,这样的人让她去死岂不浪费?

  “你是不是失心疯了!”赵全福气得抄起上的枕头冲着陈氏砸过去:“有个理!和老子顶嘴还有理?”

  村长有一点没说错,这年头,没有什么尊重女性意愿的观念,农村里头抢亲这种事不是没有。大多数被抢亲的女人也的确无力反抗这样暴力的婚俗,被捆着带去陌生的男人家里,被按着头拜天地,在经历被监视的强奸,最后不得已认了命,不情不愿地做了陌生男人的妻子。

  柯骥恒倒是意外的同时觉得有些惊喜,不知怎地,他突然想起了一年前小女儿在他书房说的话:不要在家当小公主,要当霸道总裁。

  “打个水又怎么了?”薛平贵笑着瞥了钱浅一眼:“天又塌不下来,我在你家里做工,你这个主人家不是就该管吃管住,就算有人发现我住在你这里又怎样?”

  村长小儿媳这几句话可算是说到村长心坎里去了。老林家也算大族,人口众多,可他最能拿捏的还是自己那个脑子不太好使的侄子,老林家人口多,不是没有像样的小伙子,可还是要嫁给自己侄子,才好操控姚娘子的财产啊。若是换了旁人,小两口关起门来亲亲热热过日子,谁肯将媳妇的嫁妆来贴补外人啊?

  薛平贵开始领军打仗了,就像剧情里说的一样,他是个军将天才。虽然钱浅对他很放心,但还是每次开战,都让7788做好监控绕过防线,靠近战场就近监视。好在薛平贵真的能让她放心,个人素质和战略天赋都不俗。

  一看薛平贵主动帮忙,钱浅乐得自在,她忙到不行,能省点功夫当然好。钱浅于是很大方地将木盆往薛平贵手里一推,非常不客气地吩咐:“记得晾晒时候扯展,若是太皱了,怕是人家会嫌弃。”

  每一次,她出门的路线都不同。开始的路线都一样,在边境小镇,跟着边民一起,越过防线,到了西凉界,钱浅很快就会消失在茫茫荒野。她已经不止一次摸去过西凉大军的后方了,地图都制作了许多张。带着7788金手指小监控的她,其实是个天然的优秀斥候。

  “牌坊?”钱浅忍不住笑出来:“亏你想得出!我缺个牌坊吗?早跟你说了,我才不想再找个男人回来受累。外出做工已经够辛苦了,做什么还要请一尊大爷回来伺候着,时不常的挨打受骂。”

  “呵……”仇少春乐了:“你说了我就该信?我兄弟和弟媳在武家坡安家,有你这样的一村之长,我怎能放心。”

  “树倒猢狲散。”钱浅撇撇嘴:“王家大小姐也是急糊涂了。”

  抱着木盆的薛平贵掂了掂一盆湿衣服,神色如常的答道:“一整盆衣服多重,我不来接你,难道要你自己拿回去?怕什么,水来土掩,村里那些女人也是烦人,找个机会好好整治一下也好。”

  “我哪里需要旁人照顾。”钱浅直起身笑嘻嘻的看着薛平贵,脸上一点难过的神色都没有:“而且谁说我要搬去城里了?我要去凉州,行李都收拾好了。家里的这些家伙事儿怕是带不了了,存粮也用不着带许多,回头找个人搬去小六子家里,白放着霉坏了。”

  呵呵呵呵……薛平贵笑了,表情极度狰狞,一张俊逸非常的脸隐隐发青。要拉他家九娘下山成亲?这是当他薛平贵是个死人吗?敢在他眼皮子底下敢惦记他媳妇,就别怪他心狠手辣!

  “再漂亮也与我们无关,我去换个衣服整理这些砖瓦。”薛平贵一脸不感兴趣的模样转熟门熟路的钻进了钱浅家里,一边换衣服一边隔着门高声跟钱浅说话:“高门大户的小姐,自然是要找门当户对的人家的。”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我自己去过了。”薛平贵摇摇头,他养了几天了,伤口已经开始愈合,又不是像之前一样行动困难,任何动作都会扯开伤口。

  今天来家里的几个孩子,说是来看他儿子的,但顾志方清楚,这大约是家里的家长嘱咐过。这几个孩子顾志方基本都认识,以前也来过家里,大多是生意往来伙伴的孩子,有几个和顾子航从小一起长大,家里的私交都不错。

  “这是……”王宝钏望着瓦钵里整齐摆放的点心,脸上带着几分天真的好奇:“瞧着模样倒是新巧好看。”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6nb.motivebedding.com  cop.motivebedding.com  62k5.motivebedding.com  gessa.motivebedding.com  7vqp.motivebedding.com  s0vbc.motivebedding.com  aoi0i.motivebedding.com  8yt.motivebedding.com  5rg.motivebedding.com  e1g.motivebedding.com  

警告 / WARNING

美女视频下载免费下载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