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钟离凤仪抬眼看向杜太尉:“太尉大人的意见?”

  况且,钱浅分析,钟离凤仪对于凌家的忌惮,多半来自于君后风桥宁的耳旁风,若是女皇真的立皇七女为皇储,那凌氏一族对他们来说的确是个很大的威胁。

  “我能不急嘛!”风桥宁噌一下站起来,在寝宫里大步踱来踱去:“这个节骨眼上,我们在凌家的暗桩又被连根拔了,多年苦心经营就这么白费了,以后要怎么办?阿鸾要怎么办?!长乐宫那个死丫头如此掐尖要强,凌家若不倒,就算阿鸾顺利登基我也不能安枕啊!”

  “哦!”钱浅一脸理解的点点头,她低下头看着那张显得十分正义的脸,笑嘻嘻地问道:“既然是武成王的人,那是宫里出来的喽?你认得我吗?”

  毕竟钱浅并没有什么治理一方的经验,也没有干啥都顺利的主角光环,她清楚她的许多未来计划也都有些想当然,因此她还是很希望有人能够给她提供指导的。

  当年他被那个小皇女狠狠的欺负威胁过之后,回家越想越气,大哭了一场之后,一时脑热做出了一个让他至今都后悔的决定。

  钟离鸳当然喜欢!就凭慕君朝的身世背景也足够她下本钱了,她立刻站起来先笑着冲慕君朝点点头,又转身向钟离凤仪回话:“慕大公子谪仙一般的人物,儿臣怎会不喜爱,听闻慕大公子平时喜爱书法,正巧儿臣也喜欢,若有机会,还望能向慕大公子讨教一二。”

  “儿臣觉得,慕家大公子很好,才貌双全,玉树临风。”钟离鸾谨慎地选择措辞向女皇回话,她不知道女皇询问她的意见到底是什么用意,她自觉自己是女皇所有女儿中最小的一个,若要指婚应该还轮不到她。况且,钟离鸾从来没想过成亲,她在步步危机的皇宫里挣扎生存已经足够艰难了,真的无暇顾及其他。

  两份圣旨一出,满朝文武瞬间明白了钟离凤仪的态度。赐给三位皇女的正夫都不是世家大族出身,又派了编书这样的差事,这三位从这一日起,已然被钟离凤仪排除在继承人之外。

  “您不要太担心了!”钟离鸾将手中的茶杯搁在小几上:“母皇虽然将慕大公子指给五皇姐,但封了我一字王,身份上我要高于五皇姐这个双字封号的亲王。慕大公子虽然是母皇最初看好的皇太女正夫,可是时移世易,大皇姐出了这样的事,母皇对于慕家重新有考量也未可知。”

  幸好钱浅她们早就料到了这个问题,往秦城一路,钱浅就自掏腰包收集了许多价格低廉的粗布和旧棉絮,一路上一边走一边买,积攒了差不多有几十车。因为是特别不值钱的破玩意儿,因此钱浅只留了几个侍卫,加上临时雇佣的民妇,一路慢腾腾又非常安全的就将这些粗布棉絮拉到了秦城。

  听见钱浅这样说,六皇女顿时嗤笑一声,也是因为生气,说话开始不过脑子:“五皇姐,别把你们边关武将那粗俗的一套拿出来。慕大公子是世家公子,跟边关那些小门小户的男子不同的,哪里会随随便便跟人出门?几盘点心而已就想着哄人了?慕丞相是什么人,御膳房的点心怕是慕大公子也不稀罕的。”

  是啊!怎么会?!钱浅的眉头紧锁,紧紧盯着床上虚弱的钟离鸾。

  高大的红木衣架是慕君朝的陪嫁,极其结实的硬红木制成,长长的挂衣杆看起来跟钱浅的长枪粗细差不多的样子。

  钱浅话一出口,明白人钟离鸾立刻吃惊地看向钱浅。她当然知道应该小心风太师,甚至她那个爹都不可信,可她的这位五皇姐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提醒她这个?!她们……明明是对手,不是吗?

  “月染恭喜啦!”钱浅笑得很开心:“恭喜得偿所愿!我先进去跟你娘打个招呼,母皇有赏赐,你们赶紧准备着接。等这些忙完,我另有贺礼给你。”

  “娘亲今日怎么出门这样早?而且姐姐也早早出门了,今日朝议提前了吗?”早餐时间,慕君朝好奇的向自己的爹打听慕丞相的去向。

  其实当时慕君朝已经后悔了,可惜他的师父比那个刁蛮的小皇女还要厉害,威胁他说,如果不听话就要杀了他一家。于是慕君朝怂了,妥协了。

  “知道了!”钱浅乖巧的点点头,。

  慕君朝当然不可能不还手,他可是拿定了主意,今天绝对不能让自己这个不省心的小妻主跑出去。她说一会儿就回来,哼!真当他是傻子吗?

  “所以呢?”钱浅心下了然,但依旧装作不懂。

  “二十天吗?”苏葵微微皱眉:“其余倒还好说,可是我们在城上,她们在城下,若要击退匈奴攻势,主要需得依仗弓箭手,可是箭矢射出城去又无法回收,怕是坚持不了那么久。”

  因为钱浅她们的消息,凌蕾越果然在凌家亲卫中清理出来一批奸细,人数不多,但是都身处要职,有些甚至能够接触到机密的军务文件。后来回想起来此事,凌蕾越还是一身冷汗。这几个内奸如果全部调动起来,里应外合将凌家一锅端了也是有可能的!

  “嗯!没什么!”钱浅笑笑地回头:“我今日头一次上朝,有些感慨而已。”

  “当然好!”钟离鸳眼神一闪,立刻笑得更加温柔地看向慕君朝,一副深情款款,你说什么都好的模样。

  “哦!”钱浅乖乖点头答应。

  钱浅耸耸肩,没去管她,只要她的小伙伴们不自己作死地去找女主大人的麻烦,钱浅一般不干涉太多。

  “爹啊,”钱浅咧嘴笑了,她明白凌贵君的不放心:“我是娶夫又不是出嫁,我给您娶了个贤惠的公子回来呢!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啊。”

  “回禀殿下,臣等是来吃席的。”杜锦若一脸理所当然:“不然能来干嘛!”

  一旁的慕归燕看见自家弟弟又在偷看武成王,不禁心塞地叹了口气。算了!眼不见心不烦,还是去找凌家公子说话吧……


y2b.motivebedding.com  4cyn2.motivebedding.com  om2yn.motivebedding.com  q8r9.motivebedding.com  97e.motivebedding.com  rr26.motivebedding.com  jfvq.motivebedding.com  5ftx.motivebedding.com  l36.motivebedding.com  i6ro.motivebedding.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motivebedding.com

本站24hourspron日本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