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随着其印法的变幻,只见得水晶塔内的四周塔壁,也是有着古老的纹路浮现出来,渐渐的,八副图像,出现在了塔壁上。

如此这般,牧尘的肉身静坐于混沌之中,仿佛是过去了数十载的时间,而其身形,犹如磐石,纹丝不动,甚至连呼吸,都是渐渐微弱至无。

而就当规模浩大的行宫即将冲过头顶方向时,牧尘那漆黑眸子中,陡然有着寒光浮现,一股浩瀚灵力光柱冲天而起,犹如擎天巨柱,狠狠的轰在那座行宫之上。

“哼,眼下就让你们得意一阵,待得到时我域外邪族大计得成,定要找你武祖报了今日断掌之仇!”

感受着体内尽数恢复的灵力,牧尘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站起身来,凝视着那一道黑色的空间节点。

“大千宫?!”

不过这是建立在玄天老祖被他率先镇压的情况下,如果先前被他们出手救下了后者,那现在恐怕就会是另外一番局面。

灵力风暴,直接是以他为源点,陡然肆虐开来,充斥天地。

血魔皇一个激灵,旋即他身形暴退,化为一道血光对着天际之外逃遁而去,如今的局面,他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战意,眼下也不希望能够保得族群,只要他能够逃得性命就好。

牧尘神色有些凝重,若是那些超级势力不顾“大千宫”的震慑,要对他们牧府出手的话,那也的确是有点麻烦,最后说不得,他只能动用武祖的那一道人情了。

此时大殿内空间不断的扭曲,一道道人影踏空而出,出现在大殿内,这些人都是浮屠古族中的长老,地位崇高,不过此时的他们,都是面露震动的望着那灵脉碑上喷薄而出的滔天灵光。

亿万毫光漂浮,如此不知道多久之后,忽有一道轻风凝聚而起,轻风呼啸,不断的吸扯着那无数灵光粉末,要将它们重塑。

以往的时候,牧尘始终无法感应到两道化身的真灵,但之前在藏经楼中,他从其中获得了天帝所留的一些修行感悟,这才能够隐约摸索尝试,但却始终处于朦朦胧胧间,无法感应成功。

牧尘单手结印,一声冷喝,只见得葫芦倾泻,葫口处有着金光闪耀,进而铺天盖地的吸力爆发而出。

紫云真君见状,也是毫不犹豫的催动灵力,紫气腾腾,直冲天际,双目阴狠的盯着牧尘。

他面色阴沉无比的看了一眼山外的方向,咬牙切齿的道:“该死的家伙,竟然有着这等厉害手段。”

那火焰极为的神妙,看似是火,但却有着寒冰浮现,雷霆闪烁……

紫云真君,金雕皇闻言都是点了点头,虽然他们嘴上不屑,但内心深处却是对这座水晶塔有些忌惮,因为他们很清楚,以牧尘的性子,是决然不可能搞一个没用的东西出来,既然他花了这么大的动作搞出这座水晶塔,那必然是有着他的一些手段。

那天魔帝显然拥有着无法想象的力量,即便是坚固无比的位面桎梏,都是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破碎,如此不过数分钟的时间,牧尘便是见到,一道黑光仿佛是出现在了世界之外,黑光之中,隐约可见一只漆黑如枯骨般的手掌。

天际上,流光浮现,牧尘屹立在天空之上,他单手负于身后,平静的眸子,远远的眺望而去,凝视着那出现在远处大地之上的巍峨山岳。

“现在我们可以心平气和的来谈一谈牧府入主北域的事了吗?”牧尘望着三人,微微一笑,声音温和,再不复之前的半点凶狠。

当然,拥有着神脉,却不一定代表着最终就能够成为天至尊,修炼之路,再好的天赋,也只是辅助之物,最为重要的,还是自身的心性。

所以,当他瞧得牧尘冲来,不仅不退,反而一步跨出,鬼魅般的身影直接是出现在了牧尘前方,他的身躯微微一震,竟是猛的膨胀起来,犹如一尊巨人,一掌便是对着牧尘狠狠拍下。

两位血魔王也是齐齐点头,他们同样是如此认为,毕竟这等以一化三,并且战斗力丝毫不减的手段,即便是在他们域外邪族中,都是极为的罕见,眼前一个区区地至尊大圆满,怎么可能掌握?

这也就是说,旁人在与他交手时,被这道紫炎附身,若是胡乱用灵力试图将其扑灭的话,反而会引发火势,让其更为的狂暴。

如果此时换做是另外一座大陆,光以牧尘现在的实力,就能够直接霸占整座大陆,将其视为自家禁脔,旁人也不敢有半句它言。

空洞落下,那等霸道无匹的黑光,便是倾洒到了不朽金身之上。

“终于可以闭关了。”

大殿内,所有的高层都是索索发抖。

亿万毫光漂浮,如此不知道多久之后,忽有一道轻风凝聚而起,轻风呼啸,不断的吸扯着那无数灵光粉末,要将它们重塑。


nb7e7.motivebedding.com  4kfwp.motivebedding.com  ig2.motivebedding.com  w44sb.motivebedding.com  70u.motivebedding.com  2ygp.motivebedding.com  p9yc.motivebedding.com  kfk7u.motivebedding.com  ng5r.motivebedding.com  jhq.motivebedding.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motivebedding.com

本站脱全部内衣内裤吻捅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