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浅……”钱浅咀嚼着这个名字,不知怎地突然有些想哭。是缘分吧,她这个业务员行走于不同的位面之间,用过不同的名字。有时候甚至连她自己都会忘记,在她的原生位面,爱她的爸爸妈妈给她取的名字叫做钱浅。

  所以,其实钱浅不清楚,她的存在对于穆熙敬有多重要。还好有个傻乎乎的敬和公主!穆熙敬总是这样想,这丫头是傻了点,但傻有傻的好处,好歹让他能有地方喘口气。

  “那又怎么样!”凶剑站起来伸展了一下修长的四肢,还是一脸惫懒的模样:“都养了那么多年了,反正不能退货。我平时又没给你惹麻烦,至于这么嫌弃吗?”

  钱浅紧紧盯着路对面趴在女孩肩上那家伙。没想到那张腐烂的脸发现钱浅在看它,居然冲钱浅裂了裂嘴,腐烂的肉像是没办法附在骨头上一样,随着它扯开的嘴角不停往下掉。

  “我错了。”月央立刻认错,她轻轻将钱浅放在床上,用手遮住钱浅的眼:“公主,睡吧,别怕,我在这里陪你。”

  “我猜……大概……我就是瞎猜……”77突然露出猥琐的笑容,搓了搓小爪子:“没准你爷爷给你找了个很不靠谱的婆家。咱们好多位面都是这种剧情,好好的大小姐,因为家里突然破产或者突然有灾祸,为了换取利益,被家里订了不靠谱的娃娃亲,最后改造老公或者奋力抗争之类的。哦,对,逆袭任务处类似的任务也有。”

  凶剑的脸色也很难看,青着脸补充了一句:“算他运气好!没落在我手里。”

第1164章:皇上,请您尽快回宫(11)

  “你以前……”77偏着脑瓜想了想:“的确不咋地。能力不怎么样,工作态度也不认真,又敷衍又喜欢推卸责任,喜欢耍小聪明,还有还有……”

  而被吓坏了的记者在事情解决后也不肯放钱浅他们走,坚决要求他们三人跟他回家,在他家里陪他到天亮。

  已经容不得继续耽误工夫了,钱浅直接将道长扒拉到一边对着那个神情略微憔悴女人开了口,语气又急又快:“阿姨,我不去医院,您只要开门让您女儿给我当面道个歉就可以,我叫半天门了她都不肯开。”

  还是读那卷长长的祭文,一红一黑两个身影并肩站在一起,高高低低的声音相互迎合,似乎在迎击对抗着阴泉瀑布的怒吼。

  公交车每停一站,钱浅就将脖子伸得老长,努力去看下车的每一个人,她怕那东西跟上别人,虽然有靠谱的7788,但钱浅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探头去看。但似乎整个车上并没有更合它胃口的生魂,在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小区门口,钱浅看见女孩下了车,身上的东西还背在她肩上。

  她们一走,净霞嬷嬷和月央立刻守在了门口处,防止有人突然进来。其实用不着月央和净霞嬷嬷费事,有7788在,钱浅知道,外面人听不见她和穆熙敬聊天。

  “你是指他祖父被封侯爵一事?”穆熙敬摇摇头:“倒没什么不同,反倒更谦虚了些,对你哥哥的态度也好了点,你哥哥过来同我和霆煜说话,他倒没像平时一样吊着脸。”

  钱浅立刻松了一口气,赶紧从楼梯上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也不需要做什么,我来点引魂灯给大叔引路,你们在半夜开着门,我哥会在门口招魂,把大叔的灵魂接引回来就好了。”

  她的猫是她从外面捡来的流浪猫,捡回来的时候已经半大了,捡回来的时候还算健康,只是有些脏也有点瘦,看样子在外面流浪的日子,猫也适应得不错。这样的猫她原本以为养不熟,却没想到黑猫虽然真的不太亲近人,但却在她家里踏实的住下了。

  “你是寿终正寝吗?”钱浅问道:“我看到你似乎年纪很大了。”

  钱浅有些好奇的打量了道长和凶剑几眼,提起自己的父母,凶剑还是一脸懒散,道长却是一派平静,什么表情都没有。她平时也没见过这兄弟俩跟自己家里人联系,似乎两人和父母的关系都不算亲近。不过这也不是她一个外人该多嘴的事,一个屋檐下住着没错,但是各门另户,别人的闲事还是少管,她又低下头去看自己的作业。

  “几乎都是。”穆熙敬面不改色的坐在钱浅对面,也不用人伺候,自己倒了一杯茶:“除了兰兮、净霞嬷嬷,还有我之前用惯的小內监,整个东宫哪个奴才不是凤栖宫那位选的。”..

  皇太后和皇帝的目的就在于此,提醒钱浅乃至整个卫国公府,她能生活在宫里,能成为公主,完全是因为皇家的恩赐。

  被祖母嘱咐了的顾凭澜一脸闷闷的去找秦霆煜,带他去自己的院子逛逛。但实际上,顾凭澜没什么心情招待自己的小伙伴,他的妹妹被人抱走了,他正在伤心难过中。

  一个小时后,钱浅、道长、凶剑再加上老刑警,围成一圈,对着那几页薄薄的纸研究。他们旁边摆着老刑警订的外卖,但大家谁都没想起吃饭。

  因为皇太后病重期间睡宫女,可不仅仅是个私德不佳的问题了。当今皇上以仁孝治天下,自己的儿子却在祖母病重期间与宫女逍遥玩乐,怎样都说不过去。

  一年又一年,凶剑都陪着她过来,他也要唠唠叨叨的跟道长说会儿话。

  “好吧!你说了算。”钱浅依旧对如此辣俗的鬼故事很嫌弃:“剧情里说了怎么处理的吗?”

  钱浅坐在帐篷里,身上裹着毛毯正盯着凶剑看,而凶剑似乎累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他走到帐篷旁边,弯腰往里钻了钻,咕咚一下就倒在钱浅身旁,一只手放在额头上遮住眼,两条大长腿还露在帐篷外面,就这样睡了过去。

  皇子妃们一起进宫,有了儿媳的几位宫妃免不了互相攀比,假惺惺的相互奉承。钱浅支棱着耳朵使劲听,终于稍稍搞明白了,大皇子原来是那位谢贵妃的儿子,二皇子不知道,皇后娘娘的亲生儿子是三皇子,皇后娘娘还生过两个女儿,大公主和三公主,当然不在这里。

  “游客哪需要咱心疼啊!”7788假装羞涩了一秒就破功,又恢复了那副没心没肺的架势:“这些土豪们一个个都好着呢!祭泉不也是个挺好的特殊经历,有啥好……哈哈……哈哈……算我啥都没说……”

  “胡说!”不等宫女一句话说完,萧妃娘娘就厉声截断了话头:“我们这么多双眼睛都看见了,你拦住九皇子去路,扯住皇子衣衫欲对皇子不利,还想狡辩吗?来人!如此用心险恶的奴才,拖下去杖杀!”


vpf.motivebedding.com  uulw.motivebedding.com  rlk.motivebedding.com  wpt.motivebedding.com  5jq.motivebedding.com  cp8xk.motivebedding.com  i42td.motivebedding.com  dvs.motivebedding.com  dpo.motivebedding.com  bstfr.motivebedding.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motivebedding.com

本站第一章买内衣第二章火车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