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那是苓儿在我怀中逝去时,我对她的承诺,还有对自己灵魂的暗誓

淮王猛然的抬头,沉声道:“是!”

“他竟然在深入死亡之海!”淮王咬牙道。对于自己刚才一击竟然没有杀了云澈,他显然无法释怀。

“这当然更不可能。”慕飞烟再次一撇手:“以小妖后之心智,绝不可能给淮王府这样的机会。小妖后平时从不离开妖皇城三百里之内,她就算真的孤身在城外遭遇危险,玄力波动也足以第一时间惊动整个妖皇城。”

“哈哈哈!”慕飞烟开怀大笑,半点肉疼的样子都没有:“你喜欢就好,一家人的,谢什么谢。”

淮王最初那掌控全局的笃定和淡笑早已消失不见,从云澈胜第三场开始,他的脸色就变得难看,如今更是难看到了极点。他主动提出这场东西两席的比赛,是要将云家彻彻底底逐出守护家族之列,同时也将忠于小妖后的势力的锐气、尊严践踏个彻彻底底。

刺穿着堕落炎魔的火焰巨剑爆开,恐怖到极点的玄力风暴轰然覆下声势巨大的犹如一个星球当空炸裂。

短短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本是座无虚席的妖皇大殿,坐席竟是空荡了一片又一片,而大殿中心小妖后所辟出的对战场地,被一波又一波的人群完全的占据,他们全部面向云沧海遗体,单膝跪地

说完,云澈手腕一动,又是一鞭子甩了过来,“啪”的一声脆响,将她皮裤的另一半也抽出一道裂缝。

说到今日之事,众人的脸色都变得凝重起来,慕飞烟接着道:“淮王此人心机极深,手腕惊人,他所拥有的势力之大,远你的想象,否则也不至于让小妖后明知其野心,却始终无法戳破与妄动。你今日本是可以婉转为之,但却是将之彻底触怒,他如今必定对你怀恨在心,满腹杀机,他虽不至于明着对付你,但一定会暗箭百出,唉。”

低喝声中,云澈手臂抬起,赤红色的凤凰火焰在他的掌心熊熊的燃烧起来,随着他手掌猛然推出,凤凰之火化作赤红之箭,携着尖利而高昂的凤凰长鸣飞射向辉夜郡王。

云沧海的百年罪名,云家所承受的百年罪恶,此时看来,分明就是幻妖界有史以来最悲哀的笑话

“你说什么!!”小妖后的音调低沉而僵硬,她的气息,也出现了无比剧烈的动荡。┟ `

“哦”云澈抬手托了托下巴,眉宇间的疑惑却更重了一分。之前在妖皇大殿上,众人只看到他姿态强硬,实力横扫群雄,对淮王一派更是骂的畅快淋漓,但实则唯有他自己清楚,在进入妖皇城之后,他是步步小心惊心,尤其是今日彻底开罪了众多实力地位极强的人物与势力,他更是必须小心翼翼,不敢漏掉任何的盲点与疑惑。

“这些我都和父亲与外公说过,但他们却并不担心。因为即使这些都成真,你一旦进入金乌祖地,就算是明王亲自出手,都不可能奈何的了你后来我无法释怀自己的猜测和担忧,就自己前来金乌雷炎谷确认一下,在入口处,我没有看到封印,却看到了淮王府的辉染,我便知道所有的担心全部成真!”

慕雨青和慕雨空摆出做长辈的姿态,舒舒服服的受着。云澈的优秀,他们今日都是有目共睹,如此一个一朝之间震撼整个幻妖界的绝世人杰竟是自己的亲外甥,他们心中,也同样生出异样而强烈的骄傲感。

以辉染的实力和声望,他从出生到现在,还从来没有一个人和他说过类似的话,从来没有一个人有能力,有胆子在他面前如此狂妄。辉染郡王的眼睛缓缓眯起,也不生气,只是淡淡的一笑,一抹残虐的冷光在瞳眸深处晃过:“就凭你?”

“天威剑域?呵!”明王显然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但却也没有再继续追问,而是淡笑一声,本就危险之极的眸光一下子变得更加阴寒:“本王姑且相信你的回答。那么,你拖延时间的目的已是达成的足够完美了,可惜,你一直在等待的救兵并没有出现。接下来,你要怎么在本王面前保住你自己,还有彩衣公主的命呢?嗯?”

小妖后眼前的世界顿时切换,从雷与火的世界,一下子踏入了一个完全充斥着金黄色的无边世界。

“那是因为,金乌火焰是至阳之火,容不得半点阴气的存在!越是纯净的金乌血脉,越是如此!而女性的元气本就为阴性,若承载金乌血脉,修炼金乌之力,岂会不被金乌之炎焚损元气!”

“我从辉染那里确认,淮王和我父亲口中的明王都已进入金乌雷炎谷之中。同时还从辉染那里得知你就算到了金乌祖地,也注定无法觉醒血脉今日举动,只是白白给了淮王府一个杀你的机会。所以,我等不及父亲他们到来,便一个人进来了。”

随着玄力风暴的层层叠加,整个妖皇大殿剧烈颤抖起来,大殿之顶不断出现着一道道越来越长的裂纹,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会塌陷。

云轻鸿伸手拉住他,缓缓摇头:“妖皇大典上的比试,历来不许使用任何丹药。”

更何况已是五场连战,几乎没有余力的云澈。

“老朽愧对妖王,愧对先妖皇和小妖后,愧对云家,愧对天妖域,愧对天下人啊!!”

“嘿,是吗?”淮王一擦嘴角的血迹,不紧不慢的飞到了上空,脸上毫无恼怒的神色:“还真不愧是小妖后,本王虽然从不认为自己会是你的对手,但也没想到你居然能将本王压制到如此程度!君玄境五级后期,已经不下于二十五年前的云轻鸿,还真是让本王惊喜啊。”

整个大殿一片死寂,落针可闻。

但这个老者却绝对不是!

云澈的重剑有多可怕,大殿中的所有人之前可都是看的清清楚楚,甚至心惊胆战。而对于辉染这看似托大到极点的动作,却是没有一个人觉得辉染是在找死因为强如辉染,真的就有这样的实力。

慕雨白眼角猛抽,半天不敢再说话。他心知老爷子这些年想孙子都要想疯了,现在多了一个外孙,当然也要宠的很但这压根都宠上天了,第一天就把压箱底的东西一股脑全拿了出来相比之下,自己这个长子简直都没什么地位可言了。


bf79p.motivebedding.com  ayw32.motivebedding.com  8s5ev.motivebedding.com  2t4.motivebedding.com  59t1.motivebedding.com  69ol.motivebedding.com  2cng.motivebedding.com  aqrsd.motivebedding.com  fhhi.motivebedding.com  g3ro.motivebedding.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motivebedding.com

本站妻欲 公与媳最新章节谣谣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