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海沉声道:“那也没有什么,他出关就出关好了,不管他怎么对付我,我都接着,在说了,现在他想要对付我,也要好好的想想,我可是正式的加入到了审南正师兄的旗下了,他想要对付我,那可就不是给审师兄面子了。”

厉若海看着他们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失望,不过他还是开口道:“罗睺宗可能早就与影界的人有所勾结,而他们与早就暗中的与其它宗门达成了一些协议,可以说,现在我们尸魔宗是被他们生生的架在了那里,我们顶着一个盟主的名头,但是却没有盟主的权力,什么事情,他们五宗同意了,难道我们尸魔宗还能反对吗?上一次进攻血杀宗,我本来是不同意的,但是他们五宗全都同意,我也只能同意了,当时我也觉得,这可能是一个机会,毕竟血杀宗对于我们来说,威胁太大了,他们是我们最大的敌人。”

司徒镜雨并没有说谎,这件事情确实是血海联盟所有人共同决定的,不过他当时是反对的,司徒镜雨是准备,把血海联盟完全的发展起来的,毕竟由他们自己做主,怎么都比要听别人的指挥强。

第六百九十五章 丹药

那岛主一听那弟子这么说,不由得皱了皱眉头道:“可是如果我现在不加入血杀宗的话,那影界的人,让我们加入大军,对付血杀宗怎么办?到那个时候我们在加入血杀宗,不是也一样要受到影界的进攻吗?”

大殿里没有人敢说话,六大宗门这一两次的表现,确实是让人失望,但是说实话,上一次他们对付六大宗门的时候,要是不用上内奸这种手段的话,想要收拾六大宗门,怕是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上一次六大宗门在最后时刻的反击,也足以让他们看得出来,六大宗门也并不是那么好惹的,只不过跟六大宗门相比,血杀宗更加的强大,更加的难以应付。

第三就是宗门弟子了,宗门弟子想要得到想要的法器,一般都是在宗门的法器堂里换,用宗门的贡献点来换,散修一般是没有这样的待遇的,而审南正他们可是血杀宗的,血杀宗是大宗门,他们要用法器,自然要在宗门里换了。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也只能用这种有些无赖的方法了,他们要向血杀宗要物资,他们也可以出兵,但是他们却只能在影界大军的一旁,建立一个防线,起到牵制影界大军的目地,甚至连建立防线的东西,都是血杀宗出的,这真的是有点过份,但是他们也没有别的办法,因为他们只有这么一点儿实力,就只能做一点儿这样的事情。

罗宗,毒虫谷和厉剑宗,他们虽然还有一战之力,但是他们的损失也十分的巨大,可以说这一次的损失,真的是伤筋动骨了,而他们的损失,却全都是厉若海造成的,这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所以六大宗门现在的实力,损失的可是十分重的,可以说现在六大宗门的所有宗让都联合起来,他们的实力,也差不多就只相当于十大宗门全盛之时,两个宗门的力气量,跟以前完全没有办法相比了。

等到赵海完成了对叶道真的复制之后,他直接就把叶道真给杀了,反正他已经对叶道真进行过了搜魂,叶道真已经活不成了,那还不如给他一个通快呢,然后他就换成了叶道真的样子,装模做样的观察着血杀宗的防线,等到了时间之后,他这才重新的潜入到了血海里,往他们集合的地点飞去。

就像是两个走路的人一样,他们一起在沙漠里往前走,一个人他带着很多的装备,带着水,带着粮食,带着骆驼,而另一个人,却只带着水,带着粮食,但是他带的还不多,他喝的时候忍着,饿的时候也忍着,同时他还要学习在沙漠里找水,找吃的,最一开始,那个装备多的人,可能会走的更远,但是走的时候长了,当他的粮食和水用光了,当他的骆驼也死了的时候,他才想起学习如何的找水,如何的找吃的,那就晚了,这两个人在沙漠里,活的时间长的,很有可能是那个带的东西少的人。

但是劳拉却自己改了计划,也许她觉得,自己的计划可能更好一些,不过就算是赵海知道她改了计划,也不会在意的,劳拉她们做什么,他都是支持的,血杀宗里也没有人反对,所以劳拉的计划也就顺利的进行了。

就在这时,那只早就准备好的冲击法器大军,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把速度提了起来,就像是一只只的利剑一样,直接就插入到了影界大军之中,影界大军显然是没有想到了,在这个时候,血海联盟的大军竟然还会来这么一手,他们有些准备不足,一时之间大军的进攻节奏,一下就被打乱了,源源不断的进攻,就好像是被人从中给一刀斩断了,前面的大军还在距血海联盟的大军交战,后面的大军却是已经跟不上了。

随后尸祖的两眼就死死的盯上了罗睺宗主他们,这让罗睺宗主他们的心里都不由得一跳,随后罗睺宗主马上就看了一眼那尸魔宗的法器,发现那法器已经完全的碎了,碎片已经掉入到了血海之中,而在那些碎片之中,还可以看到一条身形,也跟着那些碎片一起,掉入到了血海之中,那条身影正是厉若海,只不过厉若海这个时候,已经是变成了皮包着骨头的样子,而且好像一下就老了几百岁一样,一脸的皱纹,一头的白发,完全没有了生命的气息,他竟然真的是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把尸祖给完全的激活了。

众人都点了点头,司徒镜一看大家都同意,这才手一翻,他的手里多出了一面镜子,这面镜子看起来十分的古朴,也是由青铜所制的,但是这面镜子却显得十分的古怪,镜子的面看上去十分的光滑,可以照人,而镜子的背面,却刻着一只怪兽,这只怪兽十分的奇特,他长着虎头,独角,犬耳,龙身,狮尾,麒麟足,样子十分的古怪。而在这镜子下面,却是一根长长的尖刺,这根尖刺足有一尺多长,显得十分的光滑,一看就知道十分的锋利。

但是随后所有人都感觉到,赵海身上的气息不一样了,以前赵海只是一个蕴法境的小修士,实力十分的低微,在这些人里,他的实力算是最低的,但是现在人们已经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赵海的修为已经达到用法境了,他竟然升级了!

哈净收起了传送阵,马上就放出了一道术法通信,随后看着血凝岛的方向,沉声道:“看来宗门那里是指望不上了,只能靠我们自己了。”随后哈净转头对雷刚道:“雷刚,带着你的弟子先离开,把这岛给我围死了,但是没有我的命令,不得进入这岛上。”

等到赵海完成了对叶道真的复制之后,他直接就把叶道真给杀了,反正他已经对叶道真进行过了搜魂,叶道真已经活不成了,那还不如给他一个通快呢,然后他就换成了叶道真的样子,装模做样的观察着血杀宗的防线,等到了时间之后,他这才重新的潜入到了血海里,往他们集合的地点飞去。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众人都有些犹豫,突的一个宗主开口道:“各位,我看这件事情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想那么多都没有用,我们要是不进攻影界的大军的话,那么六大宗门就会以这件事情为借口来对付我们,那我们还不如进攻呢,血杀宗不是说,他们可以送我们一些法阵平台吗?他们所说的法阵平台,应该就是他们用来建立防线的东西吧?那东西的威力可是十分巨大的,要是真的有了那东西,我们就算是不能进攻影界的人,组成一个防线进行防御,还是可以的,同时还可以训练一下弟子,我认为我们可以同意与血杀宗结盟,不过我们还要请血杀宗的人,在支援我们一些物资,同时也要跟他们说明白,我们现在无力进攻,我们可以在影界大军的另一边,建立起一个防线,对影界大军形成威胁,但是我们现在还没有能力主动的进攻影界大军,问问他们同不同意,要是他们同意,那自然就好说,要是他们不同意,那我们也没有办法,只能不结盟了。”

众人一愣,随后他们都点了点头,司徒镜雨说的不错,现在六大宗门已经是他们的敌人了,他们因为害怕六大宗门,所以不敢对六大宗让出手,但是六大宗门,却是不会对他们客气的,那与其一直被六大宗门压着打,还不如直接跟血杀宗合作,把六大宗门给灭了呢,打人总比挨打好,把别人杀了,总比等着人家来杀自己强。

常军虽然不解,却也没有说什么,他是最终于赵海的,所以赵海的命令,他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就会去执行,他也知道,赵海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所以他也亲自去做这件事情了,毕竟他也算是骑兵中的一位。

成万春沉声道:“当然,现在你们就可以动手,不过好心的提醒你们一下,如果你们封住了我的修为,那么我的法器就没有办法封住那人了,你们也要封住他的修为,不然的话,他可是会反抗的。”说完成万春就站在那里不动了。

十天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这时罗睺宗大半的岛都已经被血杀宗给拿下了,而且血杀宗不只是把那些岛给拿下了,岛上的东西也全都给搬走了,当然,最先被转移走的,就是那些信奴,这对于血杀宗来说,才是最重要的存在。

众人都明白厉若海的意思,他们这一次要是不能拿下血杀宗,要是赵海还没有死,血杀宗还存在的话,那么他们六大宗门,就要成为整个血海境人人唾弃的对相了,他们万年积累下来的威望,就会完全的消失掉,到时候他们可能就会成为,整个血海境的敌人了。

他们猜到了开头,却没有猜到这结局!

司徒镜雨一脸平静的看着赵海,从他见到赵海以来,赵海一直表现的十分的平静,而且身上一点儿的气势都没有,虽然他不认为赵海的实力比他弱,但是对于赵海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却没有一个概念,毕竟赵海几年之前,也不过才是一个真传弟子罢了,但是这一次,他却感觉到了赵海的实力。

至于说对付完了血杀宗和巨魔宗之后,那些宗门的人会不会起来反抗他们,这一点儿他们到是不担心,因为到那个时候,血杀宗和巨魔宗应该已经被灭了,而那些中等宗门能依靠的人,也就只有他们了,所以他们就算是在不满,也不敢说什么。

雷刚应了一声,他知道,就算是他说了赵海,哈净也不可能见赵海的,因为两人的身份差距太大了,一位帝王可能听到一个乞丐的名字,就要见这个乞丐吗?显然是不可能的,哈净与赵海的身份差距虽然没有那么大,但是却也差不多,所以哈净当然是不会能见赵海的。

而他们之所以要把这平台用绳索连在大型法器上,是因为他们没有一个灵阵岛,没有阵老,如果影界的人进攻他们的话,会直接就让灰雾先攻击他们,他们没有一个阵老,不可能挡得住那些灰雾,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防线要是不能动的话,就会被灰雾包围,到那个时候,他们就在四面受敌,而他们的防线,只能对付正面来的敌人,面对其它方向来的敌人,就有些能力不足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也就只有等死的份了。

不过他们还是想要看看,赵海这血雾的攻击力如何,他们现在可是在一个法阵之中,这个法阵可不只是有那些能力,随着他们摧动法阵,这法阵之中,出现了无数巨大的能量兵器,这些能量兵器不停的挥舞着,想要把那些血雾给打散掉。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y5yo1.motivebedding.com  78dd0.motivebedding.com  0vicj.motivebedding.com  2aha.motivebedding.com  yri.motivebedding.com  cnbg.motivebedding.com  ic6.motivebedding.com  v0vq.motivebedding.com  15xn.motivebedding.com  n0ihr.motivebedding.com  

警告 / WARNING

特别污的表情包 真人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