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主要的事办完,亨利一脸轻松地拉开了卧室大门,朝着胖男人吩咐:“托马斯,叫姑娘们尽快过来,今天大约有七个客人,开两桌牌局。”

  后面的两天钱浅没再去过国王酒店,反正也不用她作证,一切交给律师好了,离开庭就剩下不到两天,她干脆留在家里哪里都没去,也没在夜总会露面。毕竟她现在“很焦虑”,没心情去夜总会也是正常的。

  本尼朝钱浅点点头,钱浅也没藏着掖着,直接说道:“现在只有两个可能性,第一,运钞车被杰米接手的时候,里面是真钱;第二,运钞车里原本就没有真钱,里面是假钞。但无论真相是什么,我认为克罗派杰米和威尔去接运钞车,应该是与什么人做了交易,代价就是运钞车里的钱。”

  然而她刚刚洗过脸抹好护肤品,7788又告诉她莎拉也出门了,居然和杰米去了同一间咖啡店。

  杰米这一次被抓有些奇怪,钱浅听到消息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杰米抢劫运钞车?这事儿怎么想怎么怪异,早上的时候,杰米出门前还跟她打了招呼,说下午有空,可以和钱浅去珠宝店取改好尺寸的钻戒。

  “哪一行?”钱浅眉头微挑,光明正大的装傻:“我就是个普通的家庭主妇不是吗?只会打扮和花钱,其他什么都不会做的那一种。哦,不,其实我挺擅长赌博。”

  “在霓虹大道,谁不认识漂亮的蓝妮,离近了看好像更漂亮!”杰米笑了,果然是那种花花公子式的笑容,目光中闪动着惊艳,看起来像是对钱浅极感兴趣的模样,但他骗得了其他人,可骗不了见多识广,与许许多多不同人物打交道的钱浅。

  钱浅有些好奇地看了皮箱两眼,那不是她的东西,她也没注意到杰米什么时候将这么一个小箱子塞到卧室里的。

  “宝贝儿,”杰米一脸无奈地望着钱浅,目光中带着浓浓的“关切”,就好像在看一个智商很低的傻孩子似的:“我们是黑帮,你不会觉得我会找正经珠宝商人买钻石吧?正经商人价钱又高,风险又高,我看起来有这么傻吗?”

  “巧合,”钱浅点点头:“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从店里出来,想追上你打招呼。但后来我发现,你其实正在被人跟踪。当时你正准备过马路,莎拉离你不远,我看到她迅速躲进了面包店旁边的小巷。你觉得这正常吗?”

  “好吧,”钱浅头一昂,摆出一副谈判的架势:“你想要多少,说个数,我……”

  “哦,宝贝儿,你真是受罪了。”钱浅瞟了一眼守在不远处的狱警,做出一副心疼难过的模样,将手从铁栅栏的缝隙伸了进去,一把握住了杰米的手:“瞧你,脸色多憔悴。”

  钱浅当然不会听他的忽悠,不过钱浅也是真的见不到杰米。杰米去地狱海一周之后,钱浅就去了一趟地狱海,递了探监申请,但是被拒绝了,理由是杰米在监狱闹事,目前在被关禁闭。

  “这是你的。”罗伯特交了钱后,将蓝色筹码递给钱浅一枚:“我们来看看,今天谁的运气比较好。”

  “嗯!”钱浅点点头:“那你小心点。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

  钱浅其实很想说姐对男人的品味简直好到不能更好,天下最好的男人在姐碗里。但她如此厚脸皮的想法遭到了7788的无情嘲笑,说她是恋爱脑,一提老公就两眼冒星星。

  让狱警意外的是,钱浅立刻站了起来,十分礼貌地朝他笑笑:“我没什么要说的了先生,谢谢您的提醒。”

  “原本不需要。”罗伯特看了钱浅一眼,笑得意味深长:“你漂亮得像宝石一样闪闪发光。”

  “给你。”钱浅笑着将筹码递给罗伯特:“我们每一把都用这枚筹码,直到把它输掉为止,你觉得怎么样?”

  进入巷子后不久,杰米举起手毫不留情地敲向男人的后脑,将他直接敲晕了。男人扑通一声倒在了巷子脏污的地上,身体撞翻了堆在一旁的空酒瓶,发出哗啦哗啦的巨响。钱浅和杰米这两个没人性的东西,谁都没想要伸手扶那男人一把,反倒嫌弃地朝旁边躲了躲。

  “我猜克罗并不指望我真能打听出什么有用的消息。”钱浅撇撇嘴答道:“毕竟我在他眼里,就是个十足的蠢货,除了长得漂亮以外一无是处。他让我去找琼斯套消息,更多的像是一种试探,我猜琼斯也对此心知肚明。克罗真要套消息,派我这么个蠢货去可不明智。”

  没听说??钱浅微微眯了眯眼,这是不是说明,威尔没跟着一起进去?不管怎样,那一天钱浅还是尽责地扮演了一个新婚妻子,慌慌张张的去找克罗,请他帮忙把自己“亲爱的丈夫”给救出来。

  杰米抓着钱浅的手滑入舞池,混在人群中一起跳着快节奏的舞蹈。漂亮的钱浅和帅气的杰米在人群中十分显眼,舞池中的人看到这一对儿著名的“情侣”倒是都自觉挪了挪,给他们让开了地方。

  这套漫画一共十本,让钱浅看,浓缩成三本大概就能把故事讲清楚,其他七本都是毫无意义的打打杀杀以及插花一样的各种大胸细腰花瓶女卖弄风姿,十分……呃……低级趣味,就好像制作水准十分低劣,靠血腥和露肉吸引观众的爆米花电影。

  有7788这个超级金手指的帮忙,钱浅尽量还原了办公桌上的原有模样,甚至还特意将某个档案袋拽出一角,就像琼斯离开前一样。

  “简直不能更行。”本尼牙酸一样嘬了嘬后槽牙:“你是没见过蓝妮拿枪托把人敲晕的样子,下手简直不能更利索,我敢说,咱们街头那帮兄弟没准都没她狠。”

  “你……那罗伯特……可是……”杰米一脸迷茫的模样,钱浅的话他压根没听懂,什么叫烂赌鬼在一起没好下场。

  “宝贝儿,”杰米一脸无奈地望着钱浅,目光中带着浓浓的“关切”,就好像在看一个智商很低的傻孩子似的:“我们是黑帮,你不会觉得我会找正经珠宝商人买钻石吧?正经商人价钱又高,风险又高,我看起来有这么傻吗?”

  对于这样的传闻,钱浅表示淡定,人设就是个夜场浪荡女,难道还指望在别人眼中做一朵清纯无暇的白莲花吗?简直是笑话。

  然而事实证明,亨利也不是总靠谱,比如他找来的那个看起来很精明的秃头律师,钱浅实在不知道是因为情况实在太过复杂,律师再有本事也无力回天,还是这律师压根就是个徒有其表的废物,总之结果并不如钱浅之前预期的那样乐观。


8h89l.motivebedding.com  olim.motivebedding.com  g8y.motivebedding.com  elu9.motivebedding.com  5bigg.motivebedding.com  m9f.motivebedding.com  bj09h.motivebedding.com  6ne0.motivebedding.com  g06w.motivebedding.com  n3yl.motivebedding.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motivebedding.com

本站2019插拔插拔最新地址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