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文杰抿了抿唇,继续往前走:“我助人为乐,别人能误会什么?”

低下头,小口小口喝起水。

抬脚往教室的方向走了。

莹莹例常拿起本子和笔,去检查纪律和卫生。没想到,见到了周文杰。

  周围响起爆炸惊呼,韩黛也懵了。

不知道是不是距离太近,他声音低低的,有点沙沙的,听得莹莹后背上一片电流淌过,心跳得简直要蹦出来。

  可是马□□对此并不是很相信。

莹莹黑着脸挥开他:“叫我大名!小名只有我妈能叫!”

她一旦盯住哪里, 就会一直盯那里, 想不起别的地方, 因此会错过很多特效。

  王小梅顿时觉得笼罩在自己上空的乌云被凛冽霸气的狂风吹散了。

  怕不是快月圆之夜了,某人又要控制不住寄己了吧?

范着便道:“他欺负你,你又不待见他,还留在门中做什么?给你添堵吗?”

  王小梅笑了笑,认真要求道:“你帮我报仇,我不要他的命,但是我要他身败名裂!我要让他也尝试失去最重视的宝贝的滋味!”

莹莹道:“企鹅。”

  “哈哈哈,你真可爱。”白蕊笑嘻嘻地重新坐下,别有深意地用暧昧的目光直勾勾地看着王小梅,直将她看得臊得不行。

  我这怕是要上热搜了!

  他哪里配!!!

周宝宝。

  王小梅咬牙切齿地紧紧握住iPad边缘,瞪着仇人的眼珠子里充满了恶意。

  白蕊眉梢一挑,轻启朱唇:“让事态升温。”

  “打发时间的时候,有些富豪喜欢吃喝玩乐、有些喜欢飙车、有些喜欢嗑药、有些喜欢收藏……”

“纠缠一个不喜欢你的人,有意思吗?”周文杰淡淡地道。

又想起自己刚才摸到的温热触感,心里头一时羞,一时喜,居然美滋滋起来。

周文杰点点头:“我也选文科。”对她露出一个略有些灿烂的笑容。

但在这里,她就是周宝宝,而他喜欢的人,就是周宝宝。

叹了口气,他没什么精神地回复:“你有个好干爹。”

  几秒后,耳边传来一道带着酒气的低沉磁性男嗓,“宝宝,正事还没干呢……”

  白色的鸭舌帽把她那盘起的长发和半张脸都给遮住了,但还是能感觉得出来她一定很漂亮。

“你来得这么早?”她揉了揉眼睛道。

  而自己手上这枚钻戒仿制得非常逼真,一般人根本区分不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es99.motivebedding.com  jhh6.motivebedding.com  t8q.motivebedding.com  27up.motivebedding.com  nwnfq.motivebedding.com  16bd8.motivebedding.com  bwrh0.motivebedding.com  4wi7d.motivebedding.com  mln.motivebedding.com  2ch4.motivebedding.com  

警告 / WARNING

我的前妻是痴女精英女医师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