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教育频道,顾玩看到麻惜缘已经在公众入口等他,连忙迎上去。

  顾玩刚才说得那么大度,他反而不好意思了。

  “这个比干蒸大很多,是一笼一个的,要不给你们上三笼?”

  双叶便有些好奇:“依依……我不是背后说人啊,我是觉得,你们家境应该比我们好呢,没必要让女孩子太过抛头露面吧。你姐工作上也太拼了。成功男人,大多不喜欢风风火火的女孩子呢。”

  “我关注点不对?呵呵,”双叶贼兮兮地一笑,准备整蛊一下哥哥,立刻放大了嗓门喊,“叶姨,哥有个新认识的女同学,很仗义呢。还主动帮他奔走、搞定了几个之前网上泼他脏水的坏人。”

  不过如果有揣摩女人情绪的高手在场的话,还是可以听出她的语气比第一句话更平静一些。

  你反正看过了,别在这儿凑热闹了,快开电脑看看你的博客空间吧!估计袁车子的不少粉丝,都被倒戈吸到你这儿了,简直不要太爽!”

  车子很快到了夫子庙,一行三人在李双叶的带路下,找到了秦淮河畔的那家茶楼。

  “你在实验室,没走什么捷径吧?”麻依依假装看风景,不经意凑到顾玩旁边偷偷轻声问。

  我们律师界有一句名言:无裁判,不辩论,所以我们最怕的就是跟无知群众讲话。这一点上,我帮不了你,你要自己想办法。”

  可惜,顾玩这几天,也被李阿姨临阵磨枪传授了一些这方面的注意事项,所以他识破了对方的企图。

  还是当时麻依依在他身边,跟他妹妹李双叶一起,把他送去了医院,然后才通知他室友、同学。

  顾玩还在思考,班上的同学们却已经好奇开了。除了那些一下课就窜出去上厕所的,其他人大多都在围观他收到的东西。

  不过即使是这样的素颜,还是让不少男生偷偷回头多看几眼。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张志豪在得知麻依依没有参加昨天的联谊后、却接受了李双叶和顾玩的约会邀请,这让他心里颇为不甘,所以临时抱佛脚调查过顾玩的背景。

  顾玩自言自语地说着,然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左手握拳,在右掌上轻轻一敲:

  张志豪假装很公允地问:“顾同学,这些消息不会是真的吧?东海大学方面的内部消息人士言之凿凿,说科研项目的交接资料,比后来披露出来的少很多。相当一部分武断冒险不专业的意见,根本不是出自他们的,是有人假借他们的名义捏造的。你好像是这个项目的资方联络人,也负责了交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三人正要上楼,旁边却转出来一个衣着体面阔气的年轻人,主动过来搭讪:

  卢伟立刻凑趣:“哇,羡慕有妹妹的,顾哥你妹有男朋友了没?”

  NASA的人,大多数是比较爱国的(当然是爱大洋国),他们平素行事作风,就有从各个发展中国家、挖掘优秀人才去为大洋国服务的倾向。所以尽管这次是汪精铭额外花钱请他来站台,他也主动想多夹带点私货。

  第一次考高数的时候,物科院六个班、200多名新生,有大约10几个请假去考。到了英语的时候,再递请假条的就只剩9个人了——有3个人高数上/下全挂,已经失去了军训期间再请假考试的资格。

  所以李双叶一开始就没打算自己扛行李——这就是有个哥哥的好处吧。

  谁知,麻依依直接坦然地承认了:“我当然没有证据,要是有证据我还用来跟你废话?直接揭发就好了。我只是提醒你,注意双方的实力对比变化。

  顾玩对这个答案挺满意的。

  至于目前给顾玩当工具人的妹妹,李双叶,人家可不是读天文学的,将来不可能一直在这方面帮顾玩,肯定要另有安排。

  他本来想一事不烦二主,直接托李阿姨搞定,但李阿姨毕竟只是出版社的,圈子局限在纸质书和杂志出版圈子里,要转托好几道关系。

  前天晚上,李双叶去麻依依寝室邀请的时候,就听那个胖胖的女汉子室友提过,说她们的寝室长白婧找到了男朋友,是四个人里最早脱单的。

  “东西还没最终做出来,只是拿个半成品,和后续的原理推导、就直接卖出去了?”

  袁车子是学生物医学研究起家、转行做科普的。

第35章 嘴仗前夜


jb3.motivebedding.com  vpxt1.motivebedding.com  sfcr.motivebedding.com  ut36.motivebedding.com  kgijs.motivebedding.com  a0pt8.motivebedding.com  9gh.motivebedding.com  xvoo7.motivebedding.com  aw7wy.motivebedding.com  21by.motivebedding.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motivebedding.com

本站香蕉小视频香蕉短视频网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