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络罗氏不是什么只能依靠丈夫的女人,她一开始嫁给胤禩,其实双方就带着联姻合作的味道,只是后来这个合作愈发不平等了而已,胤禩手底下的实力越来越强,安郡王府对胤禩的依赖却越来越深,要不是胤禩要保持人设,完全可以将安郡王府撇开。

  淑妃是个聪明人,而且更珍视自己,这种人其实不会做什么极端的事情,舒云对淑妃还是挺放心的。

  至于温宪这个身份,也不存在什么养儿防老的问题,作为公主,就算没有其他的收入,光靠着俸禄,只要不胡乱掺和那些不该掺和的事情,那就可以安享富贵一辈子,所以,她干什么要为了个不知道是否会存在的孩子,去给佟家人低头呢?别的不说,她要真这样做,只怕自个的额娘会失望会难过的。

  康熙这两年对胤褆可以说是非常器重,比起对当年的太子来,也就是那个样子了,胤褆的前面三个嫡女都被封了多罗格格,虽说很显然,这个格格封了是要抚蒙的,但是比起十年前,抚蒙也算不得什么苦差事了,蒙古那些王公因为羊毛生意赚了钱,日子越过越滋润,没事都忙着想办法扩大自家的草场呢,大打出手可能性不大,因为这会影响到生意,因此,按照清廷那边的提议,他们也在想办法在荒漠地带,驱使底层的牧民乃至奴隶种植一些胡杨,红柳之类的植物,这些呢,生命力强,红柳扦插都能活,根系也非常发达,很容易固定风沙,前几年的时候还看不出来,如今已经有了初步的成果,因此,蒙古那边对此愈发热衷起来,荒漠少了,草场大了,养的羊多了,才能更加赚钱。

  胤禛听得心里头一堵,不说别人,就说是十三,废太子胤礽当初有的事情是纯粹莫须有,被人硬塞的黑锅,可是,他的的确确是有着兵变的打算的,结果这等事情,康熙还能够原谅,希望给太子一个好结果。可是十三呢,明明是被算计了,但是至今康熙依旧没个说法,纯粹是将十三当做是不存在一般,这一对比,果然他们这些兄弟都不是亲生的。康熙这是真偏心,压根都懒得掩饰的那种。

  顺便呢,为了让皇子不至于不知道民间疾苦,所以,从司徒宽开始,到司徒宣,四个皇子就这么都带上了。而舒云呢,作为皇后,也跟着随行,宫里的宫务,舒云干脆利索地交给了贤妃,淑妃,还有刚刚从婉嫔晋升的慧妃。

  而司徒宪却是直接将朝廷派过去的官员直接架空了,自个弄了一批人在那边发展了起来,那边可是好地方,有深水港,而且呢,当地资源资源也非常丰富,除了气候不容易适应之外,毕竟,每年台风都很多,但是其他方面都没什么问题。

  却是之前隆科多跟李四儿许诺之后,李四儿得意忘形,跑到赫舍里氏那里耀武扬威,赫舍里氏听到李四儿所说的隆科多的毒计,恨得咬牙切齿,虽说断了双腿,却也强扑过去,就抱住了李四儿的腿,将李四儿扯倒在地,恨不得直接一口咬上李四儿的喉咙。

  等着将几个孩子的功课都看完,也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了。温宪如今已经写了不少食谱菜谱了,当然,这些她暂时还没打算出版,她现在就是拿来练笔的,她还是想要自个写出一篇如同什么《牡丹亭》《会真记》之类能一直流传下来的传奇话本之类的东西。温宪搞菜谱,自然不会拘泥于宫廷里头的菜肴,她还收集了许多其他的一些菜谱,有的是她吃过的,有的是她听说过的,这些都被她记了下来,还给舒云这边送了抄本过来。

  某种意义上来说,TAI祖他老人家也算是小气了,爵位又不能世袭罔替,偏偏呢,又不给这些除了打仗,其他就不会别的的老部下们别的出路,反正皇家不缺人才,尤其天下太平了,更不需要多少能打仗的人才。

  而如今呢,先帝过世,甄贵妃就差没在灵前哭死了,曾经的那些得意,如今都化作了苦水,还不得不吞下去!她是真希望自个跟着先帝一块去了,也免得遭受之后的折辱。可是问题是,她儿子还小,娘家那边,现在也就罢了,之后呢,只怕就要遭受清算,所以,就算是受不了,她也得忍着,好歹就算是新帝登基了,也不能无故夺了自个弟弟的爵位,而有儿子的爵位在,她还能够保下娘家的一部分血脉。若是她没了,司徒宏年纪还小,回头要是被太后随便选个太妃养着,说不定就养得忘了自家外家是谁了,就算不这样,只需要闭塞他的耳目,让他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说不定等到司徒宏开府的时候,甄家那边坟头都长草了!

  佟国维烦躁地说道:“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之前不好好教儿子,现在哭什么哭!宫里肯定出事了,来人,跟我更衣,我这就递牌子进宫!”老赫舍里氏勉强停住了哭声,也琢磨着要不要递牌子给女儿,进宫问问情况。

  做皇帝的人,许多时候,他有什么喜好,压根不需要明说,只要稍微暗示一下,立马就有人会冲上去给他做马前卒,所以,如今朝堂上,已经有人开始尝试着弹劾太子了,在看到司徒旻只是口头上斥责几句,却没有继续追究的意思之后,大家顿时就明白了司徒旻的心思。

  一说到胤褆,几个人都是面面相觑,现在让胤褆还钱,他还得出来吗?

  舒云如今也就是在司徒宪那里潜移默化,希望能够赋予女子教育权,还有就是自主的经济权利,但是,在司徒旻还在的时候,这些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因此,舒云也不能以自己为标准给儿子准备一个儿媳妇,当然也找不到就是了!听起来虽说有些不公,但是很多时候,世界就是这样不公平,一切的公平都是需要血汗乃至生命去争取的。

  温宪公主在公主府其实很无聊,她也没地方可以去,也懒得去佟府那边去面对夫家的那些人,温宪公主的确性子温柔,但其实在德妃后来的引导下,并不软弱。只是,她看不到什么希望而已。

  司徒旻对此很是受用,虽说在嫔妃那里得到的崇拜不少,但是嫔妃跟皇后能一样吗?因此,用了比预计更多一些的时间,司徒旻才说道:“梓童,你先好好歇着,朕先去给母后请安,回头再来与你说话!”

  所以,在清朝当皇后,是个风险比较大的行当。当然,这话舒云是不能这么跟胤禛说的,她只是说道:“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实在是心烦,有这个时间,我能做多少别的事情啊!”

  对中原,北戎人都是极为眼馋的,比起草原上来说,中原人的日子好过太多了,他们不需要不停地随着水草来迁徙,靠着耕种,就能获得足够的食物,北戎人曾经也是想要学着耕种的,但是,他们耕种技术不行,降雨量也不够,那些粟麦之类的,生长起来根本抢不过草原上原产的各种牧草,因此,产量真的很糟糕,所以,经过尝试之后,大家也就放弃了。

  因此,康熙终于意识到,立储的事情,不能再拖了!

  作为太子,司徒宪如今还是个小孩子,所以,自然不可能让他这个乳臭未干的孩子监国,所以,司徒旻压根也没有留人监国的意思,干脆将朝堂整个捎带待上了。

  十四恼羞成怒地跑了,跑去找德妃告状,让他没想到的是,德妃知道了原委之后,同样教训了他一番。德妃可不是十四这个傻大胆,她对康熙还是比较了解的,康熙如今在气头上,什么事做不出来,谁要是敢这个时候跟康熙唱反调,康熙能让你这辈子都怀疑人生。

  游牧民族的生态经济可比农耕民族脆弱多了,出了这样的事情,如果不能够从别的地方补充损失的话,那么,许多部族就真的支撑不下去了。

  对于这些低位的妃嫔,司徒旻也能够放心宠幸,不用担心什么外戚的问题,而这些妃嫔没有娘家依靠,能够依靠的也唯有司徒旻,因此,平常只会愈发琢磨司徒旻的喜好,不敢有任何违逆的地方,这样司徒旻自然也舒心。

  司徒旻皱了皱眉,问道:“那太子就说说看吧!”

  玛尔浑没有嫡子,胤禛顺势就夺了安郡王府的王爵,便是个贝勒贝子的爵位也没能承袭,最后挑了两个儿子,一个封了镇国将军,一个封了辅国将军,其他的呢,爵位就更不入流了,没了爵位,安郡王府也不能住了,逾制,玛尔浑的丧事刚办完,就急急忙忙分了家,栖栖遑遑地搬出去了。

  有了一定的章程之后,许多事情就好办了。胤禛并没有什么三年无改父道的想法,许多事情越早解决越好,因此,趁着之前一番清扫的余威,他就直接宣布全国各地重新丈量田亩,然后呢,他搞了个缺德的主意,派出去丈量田亩的官员每个地方都有三个,一个正职,两个候补,谁能够先发现正职的问题,并且得到核实之后,候补立马就能转正。

  胤禛一听就有些头大,他是真不擅长这些,这会儿只得腆着脸,凑到舒云身边,笑道:“娘娘是我的额娘,也是静怡你的额娘呢,这事还是劳烦太子妃你了!”

  司徒旻听着司徒宪的童言稚语,笑吟吟地指点了几句,然后问道:“宪儿到了该启蒙的时候了,至于这个启蒙先生选谁,朕还有些拿不定主意!”

  与来的时候相比,回去的路上可就没那么多事了,差不多刚入了十月,圣驾就已经抵达了京城,一切看似又走上了正轨。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q46dp.motivebedding.com  a0db.motivebedding.com  2ha3.motivebedding.com  qju9.motivebedding.com  rfde7.motivebedding.com  tipk.motivebedding.com  2qakk.motivebedding.com  otvq4.motivebedding.com  rpu.motivebedding.com  kltue.motivebedding.com  

警告 / WARNING

王者荣耀女英雄ps全身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