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莫雨点了下头,盯着严易泽看了眼,这才重新背对着严易泽躺下。

  陆云飞:……这怎么莫名还有点卑微。

  陆云飞看着张燕蓉,微笑道,“张老师就放心吧,我这次月考肯定可以及格,所以,就不劳您操心了。”

  陆云飞笑完了,也恢复了精力,他看了看表,“走吧,快到我家了。”

  教导主任看着她脸上的纠结,知道她好面子,让她当着全校师生的面道歉,她怕是宁愿辞职也不愿意去做。她无心为难张燕蓉,又怕张燕蓉因为这个事情记恨陆云飞,想了想,劝陆云飞道,“张老师有错,她该给你道歉,不过这件事也没必要拖到下周一,就让她现在给你道歉,今天,就把这件事彻底了结了吧。”

  听到敲门声,严易泽抬起头好奇的看着莫雨。

  见罗琦关上门,已经在沙发上坐下正睡眼惺忪的严易泽不耐烦的问了句。

  “陆云飞家庭那么厉害,怎么还让你在这儿造谣呢?毛病。”

  “那好吧,我明天叫阿建和阿芳过来,大家一起吃个饭,顺道把欠条销了。”

  掏出手机,严易泽翻到了一个他许久不曾联系过的号码,直接打了过去。

  陆云飞在车上待了半个小时, 和边晋源下了车。边晋源带着他一路往前走,在路的分叉口, 拐进了一条巷子。春节期间,原本在巷子里叫卖的小贩也回家过年了,这条巷子难得的安静又冷清。

  “让张燕蓉再嚣张,呵,还真以为我们离了她就不行了吗?”

  “光明正大?”边晋源笑了一下,却又道,“你刚是说让他明天来家里吗?”

“先生,您来了!”展剑恭敬的说道。

  “是很巧。”

  “你家人回来了?”陆云飞问道。

  这时已经是中午12点05,早上的课结束了,张燕蓉和李莉也有时间重新回到教导主任的办公室,等着这场作弊事件落下帷幕。

  陆云飞大言不惭,“要么我怎么是学霸呢。”

  陆云飞:???!!!

  “确实出了点事,不过不是什么坏事,相反是好事。蓝星遇到了麻烦,明天一早要飞美国,短时间内不会再回来。我们可以过一段时间安稳日子了。”

  混战一触即发,雪球四处横飞,陆云飞在战场上拼搏了好一阵儿,才发现边晋源一直站在战场外面,淡漠的看着。

  边晋源微微颔首, 跨坐上了自行车。李元青见自己的好兄弟还真被一辆自行车给载走了,心情颇为微妙。

  “姑姑,对不起。”

  相对于莫雨的不自在,薛晚晴就要显得坦然大方的多。

  于是陆云飞拒绝道:“算了吧老师,我习惯一对一了,小班上课我不习惯,谢谢您的关心,我会好好努力的。”

  严易泽看了他一眼,轻皱了下眉头,脸色有些不悦。

  “奶奶和爸爸也不能告诉妈?”

  一整天的时间,萧萧一直粘着云夏,从未像现在这么开心。

  他换了睡衣睡裤,关了灯,摸黑躺到了床上。

  附带卖萌眨眼。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l9rt.motivebedding.com  55tr8.motivebedding.com  kqqp2.motivebedding.com  bjq.motivebedding.com  me7.motivebedding.com  n06.motivebedding.com  upw2.motivebedding.com  46dm.motivebedding.com  11x.motivebedding.com  5so3i.motivebedding.com  

警告 / WARNING

书房扯掉肚兜揉h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