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琦笑得发冷,“等他真到咽气那天,以死谢罪,我心理才能平衡。”

  夏昼一激灵,紧跟着心头是翻江倒海。她光顾着去想阮琦所求的气味,却忘了这么个关键点。

  这样的陆东深让夏昼喜欢,又想像只猫似的懒懒地趴在他身上不离开。她走上前,展开双臂又抻了个懒腰,然后从背后搂住他,脸贴在他宽阔的后背上。

第261章 你就得纵着她的胡搅蛮缠

  陆东深看向夏昼,“给萨卡小姐换成她喜欢的气味。”

  陆东深抿了口咖啡,放下杯子后轻声说,“我只是顺从情势让更多人相信你罢了。”

  北京天际酒店其实离集团总部不远,酒店的事业部也设在总部,搁平时夏昼就溜溜达达地步行过去,但见老徐挺正式地来接,也心生好奇。

  等夏昼进咖啡间的时候,陆东深正悠哉地靠在操作台旁喝着咖啡,浓厚的黑咖啡,光是闻着就觉得清苦。

  景泞好不容易有了喘口气的机会,咽了唇齿间的血,“陆起白,你的算盘打得不如意,陆东深压根就不相信我。”

  “骗鬼呢,这两天你是没积极主动,但你也没推脱拒绝啊。”夏昼不阴不阳。

  陆东深难得偷懒。夏昼抻着懒腰顺着香味出卧室的时候,陆东深正将一只只虾子烧麦往盘子里夹,摆放得别提有多整齐,连上头花型的姿态都是朝着一个方向。还有其他花式早点,都被他换了统一大小的白瓷盘。

  渐渐地,下巴上的手劲小了。

  在他心里,她早就是他的妻子,相拥而眠晨起早饭,这不就是他想跟她生活在一起的模样吗。

  你要脸吗?我就客气一下说你跟过陆东深,你还真蹬鼻子上脸顺杆爬啊?你跟过他吗?还真把自己当他情人了?你跟他睡过吗?见过他一丝不挂吗?”

  原来这一千字是这样赶出来的。林老实先去洗漱完,然后拿了个小塑料凳子,坐到纪鑫旁边说:“我在你床上写一会儿,行吗?”

  “咱们酒店的陆总长得真是帅啊,跟那位萨卡小姐站在一起挺般配的,天造地设的一对。”“也不能说是咱们酒店的陆总,他是集团的总经理,这酒店也不过就是人家手里的产业之一。至于你说他跟萨卡小姐天造地设,这话可别乱讲,现在全酒店上下谁不知道陆总跟夏总监的事?”

  天已快蒙蒙亮。

  夏昼呼吸急促,“是说好了……”

  陆东深绝对积极发挥最佳男友的本色,二话没说将衬衫一脱,扔到门口,“不要了行吧?”

  陆东深沉吟片刻,返身回来,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所以,你下午找了夏昼。”

  可陆门呢?

  陆东深起身,“想去看吗?”

  她觉得心里惶惶的,此时此刻也是。

  然后陆东深就跟他说,另外,以后不要再说她的不好了,她是我要娶进家门的女人,在我认为,她比任何一个女人都要好。

  陆起白蹲身下来,一把扯住她的头发,命她抬脸看着自己,他咬牙切齿,“景泞,你活腻了是吧?竟敢背叛我!”

  “吴重!你不能把属于业扬的一切夺走!你为了一个不知从哪钻出来的女儿要断了父子情你疯了!”

  夏昼一声惊呼,没等做出反抗,整个人就被陆东深扛了起来。

  “爸,您先看医生。”邰业帆担心他的身体。

  “陆起白。”景泞掐断了心头疯长的草,冷言,“你我之间不存在所谓的叙旧吧。”怎样都是过一生,这是在她父母各自成家后明白的道理。她从没怨过父母,因为每个人都有各自要走完的人生。她的人生路上有妹妹做伴,所以她努力拼搏从不泄气,她身体力行地想让妹妹明白世间太多风雨我们也要认真相待的道理。

  “你的话对他来说就是圣旨。”阮琦嗤笑。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85jt.motivebedding.com  wwmv.motivebedding.com  oc88.motivebedding.com  6pvv.motivebedding.com  ihs.motivebedding.com  qx6.motivebedding.com  717d.motivebedding.com  y3i.motivebedding.com  uy4pp.motivebedding.com  92x7.motivebedding.com  

警告 / WARNING

女大学生的沙龙室2简介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