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赵海还是注意了一下四大族的情况,四大族那里的情况还是不错,他们向前走了半天,就直接停了下来,开始建立自己的营地,至于说赵海他们一直没有露面的事儿,四大族的人好像并没有太过于惊慌,看样子他们现在已经摆正了自己的位置了,这很好。

一想通这里,他们几位族长全都看了血牙一眼,感觉他们与血牙现在也是同病相联,所以他们也全都冲着血牙点了点头,接着就转身离开了,血牙看着他们的背影,站在那里久久没有开口说话。

那几个剑修来到了赵海他们的小般前面,领头的一个弟子,看着赵海他们,沉声道:“你们是什么?为什么要闯入到我血河海域?”他看起来有二十多岁,长相俊美,目似朗星,道剑眉,目如点漆,整个人身上还带有一丝的傲气,这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偏偏佳公子,真是一个俊秀非常的人物。

而朱勇他们几个人,也表现出了非同一般的能力,特别人朱勇,他的情报工作做的还是十分到位的,也是现在他们为数不多的情报来源,这对于他们来说可是十分重要的,所以他们对于朱勇,也是十分客气的,就算是常军他们,都不敢对朱勇无礼。

赵海点了点头道:“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每天只赶半天的路,剩下的半天时间里,各位可以把你们的营地,好好的弄一下,在我们与五大族交手这一段时间,五大族一定会在派出他们的飞行大军来攻击你们的,甚至还有可能会派出其它的一些种族,从地面上攻击你们,你们要是把营地弄好,那对于你们的安全,也是一个很好的保障。”

河马族长一看到赵海看着他,他不由得咧开了大嘴笑了一下,随后开口道:“帐篷里那一队,就麻烦先生你来指挥了,我就在平台上,指挥平台上这一队好了,到时候等那些小家伙进了帐篷,自然就会有人来找你,他就是那只小队的指挥官,先生你有什么要求,只管跟他说就好了,绝对不要客气啊。”

这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的传来道:“苍溟剑,北溟寒冰!”随着他的声音,四周的温度一下就降低了下来,四周的水气一下就结成了冰晶,无边的寒意,直接就把赵海给笼罩在了其中。

赵海听到这个消息,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直接就命令他们,马上就先来主岛这里,然后从主岛这里,一座一座岛开始,把岛上所有的东西,全都给搬空在说,毕竟主岛这里的好东西是最多的,而且他们攻击剑原宗的事情,怕是也不可能瞒太长时间,他们必须要抓紧时间。

第二百八十五章 解决

第三百一十一章 进攻

赵海点了点头道:“好,族长请说就是了,我听着。”他已经知道吸血鬼鹿一族的条件了,但是他必须要让吸血鬼鹿族长自己说出来才行,不然的话吸血鬼鹿族长就会知道赵海在监视他们,那一样会引起他的不满。

就在赵海他们停到五大族营地上面三个多时辰之后,这才陆陆续续的有一些吸血鬼鹿,回到了吸血鬼鹿的营地里,但是他们一到营地这里,就直接累得倒在了地上不动了,而营地里的吸血鬼鹿一看到他们的样子,也全都大吃了一惊,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一心想着的大军,却会以这样的形势回来了,而且如此的狼狈,最重要的是,人如此之少。

一艘小船在血海里飞快的前行着,所过之处,血腾被冲开,留下了一条空白直线,但是很快就又被血雾给填满,消失不见了,但是让人感到奇特的却是,在血海上的人,却不会感觉到这条小船的存在,他就像是一艘幽灵船一样。

谢莉尔和独孤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一愣,随后他马上就点了点头道:“是,我们明白了。”说完他们这才飞了起来,果然,这一次飞起来之后,他们发现自己要比以前花更大的力气才行,而且他们飞的越是高,所花费的力气就越是大,要是没有赵海提前的警告,他们一定会十分的慌乱,但是现在他们却是一点儿也没有慌乱,而是去完成自己的任务去了。

象胜他们也早就做好了准备,直接就开始对那些野猪开始进行冲锋,那些野猪也感觉到了地面上与众不同的震动,他们都有些惊恐,但是现在却是什么都晚了,因为象胜他们已经冲到了他们的面前。

小船刚一冲入到血河里,船身马上就是一颤,不过很快就稳定了下来,但是度却也降了下来,赵海却是轻咦了一声,虽然之前常军说,血河上有一股特别的能量,他之前还没有把这当回事儿,但是现在看起来,这股能量还真的不是那么简单的,这股能量十分的大,跟这血河的流向是一样的,小船就是因为要对抗这股力量,这才会放慢度的。

等到赵海他们出现在巨魔岛的时候,就出现在四大族的营地旁边,他们就是从四大族的营地那里进入到灵土界的,现在出来当然也是在那里,一出现之后,赵海马上就把帐篷给放了出来,随后他直接就落到了四大族的营地那里。

赵海看了那只刺猬一眼,一挥手,一道金光就从那刺猬的脑袋里飞了出来,直接就落到了他的手里,众人这才看清,刚刚射去的,不过是赵海手指上的一个指套,而那个指套刚刚直接就射入到了刺猬的脑袋里,所以那刺猬才会死掉。

犀牛族长他们当然同意了,赵海也跟他们说五大族那里的情况,他们也知道,现在吸血鹿一族和犀牛一族,已经是四散而逃了,所以赵海让他们去猎杀那些落单的吸血鹿一族和暴龙族,他们是没有任何意见的,现在四大族已经是唯赵海马首是瞻了。

常军他们几人都站在赵海的身边,常军看着血河,沉声道:“那里就是血河了,过了血河,就是血河境了,宗主,我听说那血河之上,有一股不一样的气劲,一般的修士,很难从那股气劲里穿过,这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把那片血河海域给保护了起来,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血河海域里的人,才会不怎么跟外界的人接触,只有几个传送阵可以通往外界的,不过这样一来,到是更加的方便我们行事了,我们在里面动手,相信外界是很难得到消息的,就算是他们得到了消息,想要进去支援也并不容易,只要我们把里面的传送阵一破坏,想进去可就难了。

两道剑光轰的一声撞到了一起,那道蓝色的剑光,竟然直接就被那黑色的剑光,一下就给斩得粉碎,而那黑色的剑光却是余势不减,直往前方斩去,转眼之间就已经把赵海前面很大一片地方,全都给一剑斩成了两半,不管是人还是建筑,全都被赵海一剑斩断。

赵海他们刚刚飞到半路上,去侦察的谢莉尔他们已经回来了,赵海直接就让谢莉尔他们进了帐篷,现在帐篷里喝在装了五千多人,但是却还是有一些空地的,因为帐篷里装的,不只是四大族的人,还有一些四大族的附庸种族,这些种族的体形可没有四大族的人体形那么大,所以虽然帐篷里装了五千多人,但是却并不是很挤。

这可能跟野猪一族的性格有关,野猪一族好斗,而且没有脑子,这些家伙要是被激怒了,怕是就算是神,他们也会向他发起冲锋,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们想要变成一个统一的种族,几乎是不可能的,在加上他们还没有什么脑子,经常的被人利用,所以他们虽然实力不弱,但是却真的并不是很被人重视。

一听他这么说,众人都点了点头,同时也全都松了口气,这时另一个宗主也开口道:“我也觉得,对我们动手的,不是那些大宗门,那些大宗门的实力太强了,他们要动我们,根本就不用这样,对方现在这么作,只能说明,他们的实力并不是很强,所以他们不想被我们知道他们的身份,也不想被我们找到他们,所以他们才会如此的小心。”

一听赵海这么说,谢莉尔他们都是一愣,随后他们马上就应了一声,不过正在这个进候,赵海却是突的心中一动,他感觉到这里的空气里,好像是多出了一些东西,这种感觉十分的奇妙,但是他却是真的感觉到了,这让赵海不由得有些好奇。

野牛可是十分好斗的,他们一感觉到象族和犀牛一族的攻击,马上就开始反冲锋,进行反击,而着他们的反击,河马一族的林蚺一族也开始从后面对野牛一族进行攻击,野牛一族有些慌了,他们没有想到,他们背后竟然还有敌人,同时赵海他们也在空中对野牛一族发起了攻击,野牛一族就更乱了。

在狼族里,等级的划分是十分的严格的,一些狼族高等身份的人,对低等身份的人下令,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所以要真的说起来,冰风狼族反到是最向战士的一个种族,很快的指挥官的命令就被传令了下去,五只冰风狼直向吸血鬼鹿一族的方向冲了过去。

而暴龙一族,因为存在的时间很长了,等级划分相对来说更加的明确一些,族长当然是等级最高的,下面就是长老,这个长老的数量一般不多,但是实力强悍,在下面就是各小族的族长了,在下面才是普通的战士。

但是血杀宗出事儿之后,九大宗门有其它的一些中小宗门,马上就开始对血杀宗的弟子进行了追杀,不管是明里的还是暗里的,只要发现血杀宗的弟子,马上就会进行追杀,所以那些没有在血杀宗里,被尸魔老祖直接灭杀的血杀宗弟子,在各宗门的追杀之中,也纷纷的死去了,现在血海境这里已经看不到一个血杀宗的弟子了。

赵海他们对吸血鬼鹿一族的人,一连攻击了近一个时辰,又造成了吸血鬼鹿一族一千多人的伤亡,随后他们这才离开,等到赵海他们离开之后,吸血鬼鹿一族的人,却是有些挺不住了,他们的损失太大了,昨天晚上的攻击,在加上今天的攻击,他们到现在,已经损失了五千多近六千人了,这样的损失实在是太大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p1gph.motivebedding.com  t0ui7.motivebedding.com  u3l.motivebedding.com  o2ff.motivebedding.com  w9rs.motivebedding.com  m513l.motivebedding.com  1s4.motivebedding.com  17s59.motivebedding.com  qmm.motivebedding.com  7ko.motivebedding.com  

警告 / WARNING

午夜理论片2018理论未成年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