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边栓船的师傅看见他们刚才的互动,大笑了一声,“你们是哥俩吗?”

  “别——”“啊!”“噗通!”……

  萧钺有些意外,他以为陈嘉会生气、会闹脾气,可能还会有一些害怕。然而陈嘉一脸的平静,看向他的眼神甚至还带了点儿包容的无奈。

  “谁的烟头?”

  萧钺微微挑了下眉,“你喊我什么?”

  陈嘉闻言忙坐直了些,朝他摇摇头:“不用,先回家吧。”在外面吃的话萧钺就要挨饿了。

  陈嘉脸红的快比上那玫瑰花了,萧钺越舔越用力,每舔一下就问一句:“能不能?”

  陈兰猗难以抑制地对他起了同情心:“第三个问题,为什么对钱欣这么好?”

  陈兰猗也很听话,老实待在休息室看书。外间换了别的大夫在坐诊,他已经完全没了偷听的兴趣。

  心情不好的萧钺,又是第一次,可能会有些粗暴……他想着,一会儿还是尽量忍着吧,让萧钺发泄发泄。

  陈嘉也把被子拉得更高,几乎把嘴巴都藏了起来,眨着眼睛小声说:“哥哥……开个小玩笑,不生气吧?”

  不对,肯定有哪里不对。

  “我父亲和继母都在国外。不过他是不是要出国我不清楚。”

  这下轮到萧陟惊讶了:“你参加了十多次抽奖?不是只有惩罚世界才有抽奖吗?”

第113章 是欺骗吗?

第98章 未成功的吻

  陈兰猗鼓励地看着他:“在外面的世界里,一般来讲是这样的。”

  吃完饭,萧钺回书房看书,陈嘉窝在他书房的沙发椅上算高考分。除了语文估分弹性较大,其他几门理科的估分误差都在五分以内,最后算出来陈嘉的总分至少比一本线高出一百五十分。

  陈嘉刚起床, 声音还有些哑, 沙沙的嗓音软软的,长头发有些凌乱,跟昨天那个漂亮诱惑、志在必得的陈嘉不同, 跟之前那个上蹿下跳、成天惹麻烦的陈嘉更不同。

  萧钺的视线规矩地停留在陈嘉两枚腰窝中间,双手飞快地搓热,挤了些许刚从医院取回来的药膏,在手心捂热后轻轻地按上去,然后力道适中地按揉起来。

  这个碎尸案的手法很残忍,肢体残块儿上可以看到被虐待的伤口,薛鸿飞想起那些照片,一下子没了胃口,见萧钺面不改色,不由抱怨一句:“你可是见惯了尸体,不怎么当回事,我可不成啊……”

  萧钺脑海里突然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还没来得及细想,他办公室的电话就响了。

  他看着刘甜甜他们,见他们的表情也有些尴尬,刻意专注着自己手边的事儿,不太好意思看向那边似的。陈兰猗才隐约确定这场景可能确实有些怪异。

  “陈嘉……”

  萧钺笑着把棉花糖递给他,没说话。

  萧钺带着薛馥梦去ICU外的护士站,护士站的女护士们看见萧钺后脸色都发生奇异的变化,似乎在一瞬间就拘谨了,又带了几分羞涩。

  陈嘉脆弱的脸色瞬间恢复生机,整个身子都往前倾,几乎贴上萧钺的胸膛,又是那种撒娇的腔调:“哥哥,你帮我吹头发好吗?”

  萧陟和陈兰猗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秦暮将四肢乱动的婴儿放到钱欣怀里,婴儿的两只小脚碰到母亲的伤口,双脚顿时被染成血红色。也许是感受到了母亲的伤痛,哭得更加厉害。

  陈嘉由他扶着迈了两小步, 抬头看着萧钺:“疼……”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ihg.motivebedding.com  e978.motivebedding.com  q96.motivebedding.com  9ec.motivebedding.com  b5ocw.motivebedding.com  jti1.motivebedding.com  dmp.motivebedding.com  39p1q.motivebedding.com  vjy.motivebedding.com  53m.motivebedding.com  

警告 / WARNING

师娘的两片粉红色玉蚌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