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侯大贵挠挠头,左右寻思,“还有谁有咱们这般大能耐?”

世子点了点头,随后沉声道:“他们拿下了怒龙江,就等于是把我们最强的防御给破去,有了怒龙江,他们就等于是把刀顶到了我们的鼻子上,这样他们什么时候想进攻就什么时候进攻,我们就被动了。”世子也不是一个笨蛋,他当然知道怒龙江对于敌我双方的重要性,但是他现在却是没有什么办法。

解决钱粮问题也就成了赵营现阶段的头等大事。

赵当世寻思:“张献忠之所以为左良玉所轻,恐怕是因当初的杀兄之仇。但他既能纵览全局,看出黄台吉、李自成有成为天下人的资质,当真有些眼界。”左良玉目不识丁,也没有煊赫的背景,能一步步达到今日气象,自有其出类拔萃之处。只通过与左思礼的短短几句交谈,赵当世敢肯定,左良玉必是一个对形势看得很清楚,且颇能顺势而为的人。和这样的人打交道,从某种意义上说,会简单不少。

“张献忠反复无常的秉性,左良玉也不是不知道,与此等凶徒毗邻而居,怎有宁日?所以张献忠对他而言,既是如鲠在喉的骨刺,也是随时要爆的炸药,他不得不早做打算。”昌则玉说话间顾盼神飞,神采奕奕,“明的不行,只能暗地里使绊子。但左良玉周围,督抚道臣一类,不会帮他他也攀不上;诸如知县、营将一类,又没有相帮的能力与价值,对他没用。左思右想,或许还是主公更可倚仗。”

崔树强撇嘴道:“十万人挤在这山沟沟的犄角旮旯,闷都闷死了,打个屁仗。给我老崔五百人,足够拿下此寨!”

赵当世想了想,怅然道:“若真如先生所言,那么左良玉接下来想要我帮他什么?”

那几个兵士听他问话,当即切齿呼喊起来:“不是赵营,不是赵营,是南营,是南营!”

“为今之计在于速战。”昌则玉徐徐而言,“只需主攻一点,即可令袁韬军土崩瓦解。”

两句话说完,石阶上已有人招手高呼:“赵掌盘子!”

郭如克不禁犯难,赵当世的命令是明日日出前龙龟寺必须插上赵营的旗帜。袁韬在双方皆疲倦之际出现,对自己十分不利。夜间攻险,兵家大忌,也就是说,傍晚前若无法拿下龙龟寺,自己最终的结果只能是饮恨而归。

先讨军的前营是赵营的定海神针,赵当世轻易不会动。这次也不例外,虽然知道挫败梁山兵的难度并不大,但赵当世依然拒绝了郭如克的请战,原因无他,没有必要而已。战争从来都只是达到目的的手段之一,却不是必须,一味穷兵黩武最终只会自取灭亡。放眼当下,夔西地区,除了梁山兵,再无其他成建制、成规模的部队能对赵营造成威胁。赵营此阶段的目的在于快速转移,在此方针指导下,一切会对行军造成阻碍的军事行动都应该摒弃或是再三考虑。只凭梁山兵一支孤军的体量,亦难以真正牵制住赵营的脚步。

杨科新说到这里,无言良久,最终重重吁了口气,说话的口气以及情绪反而平缓了不少:“要是一个李效山,和我半斤八两,我也不必太过担忧。可若袁韬是个不长脑袋的,那这军中事,还未可知。”

几个心腹都给他尽数打发下去,动员全部兵力时刻保持临战状态。他现在面临一个抉择,即便早已对这个抉择有所准备,但当它真真切切呼上来,他仍然感到不知所措——到底救不救袁韬?

四月争取多存些稿子,献上一大章先为投名状。恳请各位书友继续支持!

赵当世自没发现她语气上的细微转变,先是四顾看看化解几分尴尬,而后道:“许久未见了,郡主别来无恙?”

遇到冷场,景可勤不自在起来。赵当世瞧出他的窘迫,笑了笑道:“景千总之言颇有理,但具体操为,还需斟酌。”算是在众人面前变相给了他个台阶下,同时也暗中提醒他往后发言前,三思为上。

“唉,将军?什么将军呦!不过是过街老鼠不如的贼寇罢了!”杨科新仰起粗大的脖子,吐出一口热气。

他本以为昌则玉将百兽中最尊者都说去了,是个难得的失误,正打算看他尴尬,岂料昌则玉半点犹豫没有,几乎脱口而出:“纵狮纵虎,厉害顶天了不过在陆上逞逞威,何足道哉!主公非常人,怎能以寻常走兽相比?我之见,比起当时群雄,主公当之无愧,就是腾于九天之上的飞龙!”

赵当世自没发现她语气上的细微转变,先是四顾看看化解几分尴尬,而后道:“许久未见了,郡主别来无恙?”

赵营这边,熊文灿也派人来点计兵马,赵当世但说营中将士林林总总不过两万,且云钱粮米豆无论多少全从朝廷拨付,另无索求。来人见他有所让步,在这兵额上便也没有多加诘难盘查。所以赵营虽说当下只有一万两千人不到,但朝廷默许的额度却凭空多了八千。

“哦哦,彭把总,彭把总!”杨科新脸上堆笑,心中不以为然。左右不都是做贼的,装腔作势什么。但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既然已经反了袁韬,赵营这边可得多巴结着点。

昌则玉持身自重,本来也是拖到最后再发言以便更显分量,此时刚好得了机会,一捋美髯,淡然道:“一张一弛、文武之道。用兵,最怕穷兵黩武,但凡有机会休养生息,何乐而不为。以诸葛之智,数出祁山依然免不了拖垮国体;以项籍之威,屡事征伐终致覆灭身死。我营中将士纵有满腔热血,若不审时度势,只怕到头来依旧壮志难酬。”听这话,看来他也站在了侯、徐一边。

侯、徐二人乃营中武将前两名的人物,所说的话自然分量十足。而且众所周知,他二人脾气并不相投,时常会起些龃龉,现在却都持了同样的意见,很是难得。

看得出,这汉子有点名气,不然,偌大的人群,各部编制荡然无存,成百上千的人杂乱在一起也不会恰好就这几个认识他。果真,几步开外,也有认识这汉子的,有的附和着安慰,有的则幸灾乐祸冷言嘲笑。

恢复无法一蹴而就,需要时间慢慢安整,但指导性的方针与计划,可以先行。距离与张献忠见面还有五天,赵当世可不想白白浪费了这宝贵的时间。

“将军来正堂前说过一嘴,赵营的兵马也到了附近。想来若是将军攻打李效山,赵营的人是不会坐视不理的。”

“广结援......”昌则玉早有洞见,缓缓而言,“左传有云:居安思危,思则有备,有备无患,敢以此规。我营虽暂时投顺朝廷,若以为从此高枕无忧,则危亡不远。当今明廷,内忧外患,百年积弊绝非一朝一夕可除,自顾无暇,我营若全倚此行将就木之枯树,到头来免不得与之共倾。故而为今之计,投诚之余万不可断了与诸家义军的联系。其水我鱼,有他们在一日,我营便如鱼得水,可保永不受制于人。”

可以说,有枣阳,就相当于控扼住了湖广北部的一个至关重要的通衢。更妙的是,枣阳恰巧处于桐柏山西北的末端,往更细了说,坐落于枣阳东北角的鹿头店,堪称是随枣走廊的咽喉,向西、西北到襄阳、南阳畅通无阻,向东、东北亦可避开高山险阻直抵信阳、泌阳等中原腹地。

常军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我到是觉得,我们就算是把影族人全都给收拾了,也不到飞升的时候,我们最好是留在这一层界面这里,让我们弟子的实力都提升一些,不然的话,到了上界,他们的实力提升的速度会更慢,这绝对会是一个大问题。”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5fjaq.motivebedding.com  0qgef.motivebedding.com  76h.motivebedding.com  x3hd.motivebedding.com  gb6.motivebedding.com  hsw.motivebedding.com  li9ig.motivebedding.com  t7df.motivebedding.com  ceky.motivebedding.com  13t.motivebedding.com  

警告 / WARNING

亚洲永久免费平台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