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澈小心的捧起天毒剑,心潮一阵澎湃。它为什么会存在,难以解释,也并不那么重要,能再次得到它,对云澈而言是一个天赐的惊喜。虽然,它的威力远远不能和红儿所化的劫天诛魔剑相提并论,甚至不是一件适用的兵刃,但它是师父送给他的东西。

尤其是往返了一趟沧云大陆,太古玄舟所剩的能量直接消耗到不足两成。而天玄大陆和幻妖界都是他的家,他以后定会频繁在两个大陆之间往返,因而筑造一个足够庞大的空间传送阵势在必行。

“难道连前辈你也没有办法吗?”云澈内心沉重的道。

云澈一巴掌推在夏元霸后背上:“叫你接你就接!”

“不不不可能”云澈的面部、嘴唇一下子失去了血色,全身晃荡:“不可能不可能是这样的不可能”

这两次完全失败的空间穿梭,无疑在向云澈证明,这个黑暗世界的空间法则远不是外面的世界可比。

越来越阴森的风声中,他已下坠了很久,在他的估算之下至少已落下了万丈,却依然没有要到尽头的痕迹,他的心脏也越收越紧。苏苓儿的玄力只有灵玄境,不要说飞行,连滞空的能力都颇为薄弱。

“嚓吼!!”

“呵,”云澈淡笑一声:“你们先前铁骨铮铮,宁死不在轩辕问天脚下臣服,现在却又要主动向我俯首?”

这抹光芒很是微弱,而在这个始终只有无尽黑暗的世界,这抹光芒的存在无疑极不寻常。

尤其是往返了一趟沧云大陆,太古玄舟所剩的能量直接消耗到不足两成。而天玄大陆和幻妖界都是他的家,他以后定会频繁在两个大陆之间往返,因而筑造一个足够庞大的空间传送阵势在必行。

云谷微微一想,没有推辞:“如此,那就叨扰了。”

轩辕问天不可能真的踏足神道,这绝不是他信口雌黄。因为他至死都不可能成就神道的寿元、魂力和灵觉。

“彼此彼此。”云澈淡淡一笑。

身为剑域长老,若是以前,轩辕博在皇极无欲和夜魅邪面前纵然不是毕恭毕敬,也定然不敢有半点造次,如今不但在皇极无欲面前嚣张狂肆,对夜魅邪也赫然是命令的语气,他狞笑一声,一剑骤然刺向皇极无欲的心口。

“啊啊啊云澈,本尊要将你撕成碎片!!”

“吼”

“”轩辕问天的眼缝一下子眯了起来,瞳孔中的黑光出现了微微的震荡。

“你是什么人?”木郢禅眯起眼缝:“刚才是你在和本宗主说话?”

这样的大道理,若是换做他人的如此心慈手软,他会说教,但面对云谷,他无法说出。

慕雨柔每一个字都带着深浓似海的关切,云澈看着她的眼睛,无比用力的点头:“娘,这次我完完全全的好了,好的不能再好,之前那样的事,再也不会出现了。”

云澈几乎没来得及怎么挣扎,全身便已沉浸在黑暗深渊中,很快,他的玄气在黑暗魔息下彻底溃散,别说抵抗,就连身体都无法站起。

“呵,”云澈冷笑一声:“你想死,我当然不会拦你。不过你暂时还不用急着死,你的命,还有用处。”

而他,仅仅是一个只有二十多岁的青年人。

“既然一生献于医道,一生秉承医道之心,那么,在沧云大陆行医,和在幻妖界行医,又有什么区别?何况幻妖界版图大过沧云大陆,有着更多的生灵,更多的种族,更需要前辈这样的人。”

云澈完全回过神来,看着一直都在他身边的彩瞳少女。她的身上,竟有着黑暗属性的邪神种子黑暗种子的存在,就连茉莉都从不知道。

死,对他而言,会是无比畅快的解脱。但,被轩辕问天夺走身体,夺走一切的他却又拼命的“活着”,拼命的让自己的意识存在,哪怕无比的痛苦,无比的仇恨,即使每一次都活在炼狱之中,他也死死的不让自己最后的意识消散。

“我在跳下绝云崖后,原本以为,今生今世,再也见不到你。”苏苓儿伸出手,柔柔的抚摸着云澈的脸颊,美眸似雾似迷:“没想到,云澈哥哥的天毒剑,云澈哥哥送给我的龙鳞宝甲救了我我相信,一定是因为云澈哥哥一直在思念、牵挂着我,才会发生这样的奇迹,让我可以再一次见到云澈哥哥。”

“前辈如何?”云澈连忙问道。

身侧的云澈忽然沉默,云谷以为他在沉眉思索,却不知,他脑中正晃荡着几万种荒淫的念想。


7ajk4.motivebedding.com  dh25.motivebedding.com  sxoc2.motivebedding.com  cij6c.motivebedding.com  2c3a.motivebedding.com  mn70a.motivebedding.com  9ldm.motivebedding.com  5xl.motivebedding.com  v27.motivebedding.com  w8s2.motivebedding.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motivebedding.com

本站爱草视频在线观看免费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