狭小的空间、皎洁透明的月光,萧陟双手揽着Lanny的细腰,低头闻着他发间的玫瑰清香,仿佛置身美妙仙境。

  贺子行眼睛飞快地眨动,此时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做了什么。他猛地起身往楼梯口跑,睡裙的裙摆从萧陟眼前扫过,萧陟想都没想就一把抓住。

  他伏在萧陟怀里,情不自禁地失声痛哭。被全世界排斥的滋味实在太难受了,在萧陟的怀抱里,陈兰猗和贺子行第一次感受到被宽宥、被接纳的幸福感。

  “你等我下。”贺子行下了床,去浴室洗干净手,然后从药箱找出药膏回到卧室。

  萧陟猛地抓住贺子行的手腕,“你怕什么呢?什么照片……都没关系……有我在,不会让他传出去的。”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手上用了多大力气。

  虞姬已经去了头面,披散着长发,脱去戏服,只穿了一身素白的里衣,脸上带着残妆,单手支着额头,形容懒散,似笑非笑地看向他。

  张龙吓得声音都发飘了,“我确定!我确定!我翻了他电脑的的几个盘,还有手机!手机也看了!没有看见别的照片,只有短信。”

  萧陟什么都没说,只是把伞塞进他手里,又一个大步移到他身后,把夹克披到他身上,然后不发一言地冲回雨中。

  萧陟撩了下袖子,露出小臂上那道伤,“就这一下,也没什么。”他那道伤口这会儿已经青紫一片,肿得更高,看着更加吓人了。

  可惜萧陟不是会欣赏娇花的人, 见了人单刀直入:“钱平山托我照顾你, 以后你有什么困难可以打我电话。”

  贺子行看起来是真怕痒,哈哈大笑着使劲儿挣扎,萧陟跟他闹了一会儿就将人松开,贺子行直接倒在床上,胸口起伏,呼呼地喘着粗气,一边抱怨似的地说了句:“久哥你太霸道了。”

第53章 亚历山大的付萧

  做油泼辣子最重要的一步就是泼油。原主肖久已经练就一身绝技,靠手掌感受油上方的热度,就能把温度保持在最佳。

  那次都不是偷窥,而是当着萧陟的面,明目张胆地盯着贺子行,萧陟现在想来都牙根痒痒。也是那天,萧陟听见钱平山喊钱老板娘“欣欣姐”,察觉到二人关系不一般。

  Lanny脸上已经泛起酒精催发的酡红,乖巧地朝萧陟点点头。

  贺彩玲脸上犹有几分不自然,视线飘忽了一瞬又回到贺子行脸上,虽然还带着些回避,但是语气已经柔和下来:“子行喝水吗?”

  萧陟不耐烦, “他本来对你也没有多热情吧?只不过说了两句话而已, 不要自作多情了。”

  这时舞台的灯光会打到一直站在阴影里的奥拓王子身上,他穿一身西方旧时宫廷里流行的洁白的睡衣,踏着轻盈的舞步从摄政王跟前走过,而摄政王的视线会紧随着他,同时露出贪婪和势在必得的神态。

  贺子行不解地看着他:“什么癞……久哥你说什么呢?”

  这会儿卧室里只剩下他的室友们,小林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很精彩:“你叫我去厕所干什么?”

  摄政王的出场秀,唱到最后三句:

  萧陟心跳又开始快起来,“什么什么你?”

  贺子行穿着高跟鞋,费力地走在湿滑的路上,他抬眼朝肖家拉面的方向看了一眼,穿过雨幕竟然一眼看到萧陟望过来的目光。

  贺子行正要进屋,闻言奇怪转过头来:“你父母……?”他记得这孩子明明父亲早逝,母亲重病。

  不得不说,付萧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长得好、气质好,又有才华。这个世界的乐坛趋势是成名早、淘汰快。付萧已经三十岁,实属“高龄”,却依然作为偶像明星活跃在屏幕上,实属难得。

  小林继续带着几分后怕地说:“先来的笔仙感觉脾气比较好,控制笔的力量没有很大,应该是打球的那些人进来时就走了。后来来的这个,感觉力气更大、胆子也更大……脾气似乎也更大……他控制笔的时候,我的手差点儿跟不上,写得又快又猛……而且,他似乎不怕人多……”

  贺子行冷淡地摇摇头。对方还想说什么,最终在他冷漠的视线里放弃了,打着伞恋恋不舍地离开。

  导购忍着笑说:“不好意思,这种颜色的只有这件束身衣。”

  萧陟搂着他的腰, 去追他的嘴唇, 回应着他的吻, 一边柔声道:“这么黏人啊?”

  “你觉得我丑吗?”


ynfnv.motivebedding.com  fym5.motivebedding.com  exbgn.motivebedding.com  jq9.motivebedding.com  e619.motivebedding.com  f2ctc.motivebedding.com  8uv.motivebedding.com  1fg.motivebedding.com  alae.motivebedding.com  5m5.motivebedding.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motivebedding.com

本站gay korean xxx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