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战子微微点头,下一瞬间,他直接是出现在了牧尘的面前,一拳轰出,手臂之上,无数道战纹爆发出夺目的光芒,一拳之威,连空间都是蹦碎出无数道碎片。

“难道天至尊都能察觉到吗?”

铺天盖地的战矛席卷而出,竟是再度对着那灵战子倒射而回。

灵剑子率先大笑一声,身形直接是对着远处的山脉暴射而去,凌厉森冷的剑气冲天而起,笑声也是随之传来:“苏慕,我看你今日之后,是否还敢以剑仙为名?”

血灵子一咬牙,当机立断,就要直接斩断与血影子法相的联系,不过,也就是在这一刻,天空上,突然有着水晶之光笼罩下来,他猛的抬头,只见得一座巨大无比的水晶浮屠塔从天而降,最后直接是将他以及血影子法相,都是覆盖吞没了进去。

牧尘闻言,眉头倒是微微一挑,这血灵子看来还真是舍得,这五亿至尊灵液下来,恐怕就算是血神族,都会被掏干。

然而对于他的咆哮,牧尘却只是根本不理会他,手掌一抓,那落在一旁的玉瓶便是飞入他的手中,而后淡淡的道:“技不如人而已。”

因为这段时间中,他都没有看见牧尘的身影,那也就是说,牧尘并没有爆发战斗,这种效率,与灵战子等人比起来,显然是低了许多。

两种军队的战意如果真的能够完美融合,那自然是效果非凡,可惜的是,想要做到这一点,可绝对不容易。

“而最终,战印数量最多者,就将会成为我西天大陆的大陆之子。”

炎帝出品,必是精品!

牧尘的思绪涌动,不够片刻后他便是摇了摇头,将心思按下,袖袍一挥,便是有着一道光幕出现在他的面前。

龙象眉头一皱,道:“区区一个下位地至尊,也要叫我出手?”

因为来人,竟是西天战殿四大圣子之首的灵战子!

而在那无数视线带着敬畏时,洛天神也是怔怔的望着那一道光幕中的牧尘,片刻后他方才有些艰难的回过神来,嘴唇微微颤抖的喃喃道:“血灵子……陨落了?”

他的目的显然极为的明确,那就是牧尘手中的名额,因为以西天战皇对牧尘表现出来的不爽来看,如果他能够在这里将牧尘的名额夺走,那么就算他不具备参加的资格,但西天战皇也必然会默许他夺取而来的名额,并且说不得,还会赢得西天战皇的赞赏。

“让牧尘进入上位地至尊战场,想来战皇应该能够安心一些吧?而若是这样都让牧尘夺得了大陆之子的名额……我想,这或许就真的是他应得之物了。”炎帝微微一笑,道。

“竟然是你这老狗……”

不过,在交手后,其威能却并未达到凛冬老人所想的那一步,那一剑的确是能够带给他极大的危险,一个不慎,甚至也会被重创。

他的声音中,虽然平淡,但有着一丝掩饰不住的杀意,对于这血灵子,牧尘早就想要除之而后快,据说洛璃的父亲,当年就是因为血灵子而死,而洛天神又被他以血毒重创多年,当洛璃在回到洛神族后,也是因为血灵子,承受了诸多的压力甚至死亡的威胁。

灵战子眼神淡漠的看了一眼那被他一掌轰飞的玄武战灵以及牧尘周身那迅速崩溃的灵阵,脸庞上掀起了一抹细微的嘲讽之意,道:“如果你的手段只有这些的话,那可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不过谨慎的他们,不太敢当出头鸟,所以,他们都在等待着机会的来到……

血灵子见状,目光闪烁了一下,心中却是有点恼怒,他还以为这鬼大师能够轻松的破除牧尘这座灵阵,没想到这老家伙只是将其暂时的封住。

毕竟虽说牧尘之前展现出来的诸多手段颇为的厉害,在下位地至尊中都是足以称雄,但如果要用来对付上位地至尊的话,恐怕还差了不少的火候。

所以,当那些对手认输后,牧尘只是夺取了他们的战印,任由他们安全的退出战场。

那排在首位的,不出意料便是那西天战殿四大圣子之首的灵战子,足足四亿的下注量,这等规模,看得牧尘都是暗暗咂舌,想当初在天罗大陆,那大夏皇朝的太子被林静讹诈了一个一亿的欠条就要死要活,这四亿至尊灵液的规模,就算是将一些顶尖势力彻底榨干,恐怕都是拿不出来。

然而如今,牧尘竟然敢当着他的面,如此损他颜面,这等胆魄,也当真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了。

一望无际的海泽之上,海浪汹涌呼啸,天地之间,隐约有着肃杀之气弥漫。

于是,在他的这种等待下,遥远处的灵力波动一波强于一波,那片区域的天空,仿佛都是在此时崩塌了下去,昏暗无光。

两种军队的战意如果真的能够完美融合,那自然是效果非凡,可惜的是,想要做到这一点,可绝对不容易。


q2f.motivebedding.com  cc7n.motivebedding.com  1h5.motivebedding.com  3j425.motivebedding.com  ffq.motivebedding.com  tolw.motivebedding.com  kjf0m.motivebedding.com  ena6t.motivebedding.com  auk0.motivebedding.com  3t3.motivebedding.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motivebedding.com

本站日韩在线路线路1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