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是何人所为?”李承乾问道。

  “玄公,出事儿了。”狄仁杰来到玄世璟的牢房门口,声音着急的说道。

  “好志气!”狄仁杰称赞道。

  现在的玄世璟,也才不过奔四的年纪,朝中当官儿的,哪个跟玄世璟一样,在这个年纪就想着要隐退?

  若这是李承乾的本意的话,那就不得不承认,李承乾的手段实在是太过厉害了。

  这般伶俐的孩子,不去做官,不入朝堂,着实是有些可惜了。

  但是现在陛下在旁边,他不能这么做,他有顾忌。

  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天了,但是徐正卿的伤口,依旧没有愈合,还是躺在床上养伤,动弹不得,每天有大理寺之中的仆从伺候着徐正卿。

  “是,儿臣谨记。”晋阳应声道。

  有人觉得,学生们是被人鼓动,有的人觉得,学生如此闹腾,东山县文学院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他身后的人都在戒备着,一旦狄仁杰有什么动静的话,他们就能一拥而上,直接解决了狄仁杰和徐正卿两个人。

  守卫见学生们如此,也就不去费力劝说了,便回到了宫门口,继续老老实实的站着,守卫宫门,只要学生们不闯宫,他也不管了,喜欢在外头站着就站着吧,反正一会儿上头肯定有办法。

  两人沉默下来之后,李承乾的心情,先是平静,后是逐渐的有些波澜。

  这不是好事,对于文学院来说,那就是一块灰蹭在了白墙上。

  李承乾在书院里有眼睛,毕竟书院这么重要的一个地方,早先玄世璟早就提醒过他了,书院,一定要牢牢的掌握在皇帝手中,谁都不能托付,尤其是若是朝中有派系的话,更是要让书院跟派系离的干干净净。

  “来人,将来俊臣除去官帽,带下去,送入大理寺牢房。”李承乾对着殿外唤道。

  李承乾唤了一声临安。

  “是,女儿谨遵父亲教诲。”安安说道。

  “陛下。”守卫直接进了宣政殿之中。

  这次玄家的祸事是因为商会利益的分配和手中江湖势力让李承乾所忌惮了,那么下一次,就必定是因为书院。

  人到中年,叛逆的不只有李承乾一个人,还有玄世璟。

  别说是来俊臣手底下的刺客了,就算是来俊臣死了,他的尸体也不至于就这么往乱葬岗一扔。

  “书院的事儿,怀英,就拜托你了。”玄世璟对着狄仁杰拱了拱手。

  不,不是或许,是一定。

  至于人被抓住之后,就被安置在了长安城外,除却徐正卿和狄仁杰在大理寺的心腹之外,谁都不知道这两个人的存在,而来俊臣,还以为当初事情成了之后,他们两个人已经拿了他的钱,离开长安了。

  狄仁杰端着热水满头大汗的从厨房到院子里的厢房的时候,大夫已经坐在了徐正卿的床前。

  天色渐晚,临安见李承乾还没有回宫,心里也逐渐的开始着急了,还有一刻钟的功夫就应该传晚膳了,皇后娘娘那边还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过去。

  崔孝益说的有道理啊。

  他还是小看了玄家的势力,小看了狄仁杰。

  意识渐渐的有些模糊,迷迷糊糊的听到人的说话声。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rvx.motivebedding.com  fb5.motivebedding.com  7go5.motivebedding.com  9ep25.motivebedding.com  tm83.motivebedding.com  u282.motivebedding.com  ejf.motivebedding.com  3dp.motivebedding.com  gphv.motivebedding.com  02r1m.motivebedding.com  

警告 / WARNING

正常夫妻生活姿势图片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