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凌风剑宗现在也被那些妖兽所困扰着,他们也十分的头痛,而他们却那些妖兽却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他们已经对他们宗门所在的山上,进行过多次的清理了,但是效果却并不是十分的明显。

武青松看着李万山,他沉声道:“李堂主,没有想到,你这么快不把自己当成是一个真正的探海宗之人了,我之所以等着你来,就是希望能通过你加入探海宗,这样我们就不会被探海宗的人欺压,但是现在看起来,你已经完全的变成一个探海宗的人了,这真的是让人十分的意外啊。[+新+”

高云峰看了李万山一眼,沉声道:“刚刚收到消息,芒山那里有变,万佛寺和天一道宗。他们所占的芒山十三城,被妖兽攻破了,芒山十三城全都丢了,整个芒山,被妖兽给占了。听说在里面还发现了修士的身影。”

就像赵海说的,这一次要是他们真的把玉云宗他们全都给吞了的话,那么他们探海宗将会是当之无愧的, 剑灵界第一大宗,而越是这样的宗门,越是会被人盯上,更不要说他们并不是那种从上古之时就传下来的大宗门,而是刚刚崛起的大宗,对于他们这样的大宗门,其它大宗门的态度,一定是先除之而后快,所以这一次的进攻不算什么,之后的事情才是重中之重。

夏羽一听赵海这么说,心里到是松了口气,他马上对赵海沉声道:“不瞒先生,先祖的笔记里提到,我们夏家的人,在这里修练,效果会更加的好,我们大荒岛夏家,以驱兽灵,驱灵植为主要的修练手法,所以一般的东西对我们还真的没有什么用,家祖说了,我们在这里可以修练一段时间,然后在带一株植物回去,之后的几年,我们就可以靠着那株植物修练,效果会更好,不过那植物一般活不过三年。”

赵海看着那几人,微微一笑道:“我只是有一件事情十分的不解,如果你们上报的损失是正确的,那么你们几个宗门的损失就是最重的,甚至比其它宗门,两个宗门的损失加起来还在重。这么重的损失。你们为什么还不让我们来帮忙呢?损失小的宗门。都请我们来帮忙了,可是你们却依然是拼命的反对?这不是很奇怪吗?算了,这个只要我们去你们宗门看看就知道了,各位,请随我来吧,我们就去他们宗门看一看,看看他们宗门的损失是不是真的那么大,如何?”

当初探海宗帮他们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让那些太上长老级的高手,来到了他们剑修联盟坐镇,帮着他们渡过了第一次难关,随后那些太上长老级高手就留在了剑修联盟这里,因为那些太上长老级高手,本就是剑修联盟的人,所以他们留在剑修联盟这里一段时间之后。各宗门的人。都以为他们就等于是回到了剑修联盟。是他们剑修联盟的人了,不在是探海宗的人了,但是在这人时候,那些太上长老级的高手离开,却是给他们当头浇下了一盆冷水,让他们突然意识到,原来那些太上长老级的高手,竟然是探海宗的人。

交待完这些事情之后,赵海就不在注意了,只是定时的看看这方面的情报他们注意力在一次集中到了探海宗里,怎么让探海宗的弟子实力提升的更快,这才是赵海所关心的。

而听到了这个理由之后,冯林虎也是感叹不以,在他看来,玉云宗不灭,那可真的是天理难容了,玉云宗表面风光,其实心里早就腐朽了,而这一次的事情,不过就是一阵风罢了,这一阵风过后,玉云宗就直接要倒了。

李万山叹了口气道:“怪我太过于大意了,我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也透露出,我们没有在这一次的兽潮之有什么损失的事情了,而且我还说了,我们探海宗的实力,比他想像的还要强得多,这话要是让他传出去,对我们探海宗也是十分不利的,所以我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宗主。”

“你就这么肯定,如果不投靠探海宗,你们剑舞宗的弟子,会损失很多吗?你就这么肯定。要是不投靠探海宗,你们剑舞宗的道统就传承不下去吗?”

赵海正坐在书房里等着他,李万山进了书房的门,马上就冲着赵海行了一礼道:“见过宗主。”

现在剑灵界这里虽然还会有妖兽攻击宗门的事情发生,但是这样的事情已经慢慢的变少了,因为很多的妖兽,全都集中到了芒山那里去了,所以妖兽攻击人的情况就少了。

武青松他们之前,早就讨论过了,也是宗门里,所有长老有人物决定要加入探海宗,所以武青松才会那么直接的就说要加入探海宗,要是没有得到宗门里的同意,就算他是宗主,他也不敢随间的决定这种关系到整个宗门命运的事情。

冯林虎也从那人的口中,知道了不少的事情,像凌风剑宗是如何投降探海宗的,像他们在探海宗的待遇如何,虽然那人不能说太多,但是那人说的那些,却已经让冯林虎感到十分的羡慕了,在加上回到了玉云宗之后,还要面临玉虚子的敲诈,还要给那些刑堂弟子东西,他们心里的不满已经达到了极限,所以他才会决定要投靠探海宗。

至于说夏羽留下来的功法,赵海并不是很在意,那些东西对他没有用,他有这世上最好的功法,根本就用不着夏羽留下来的功法,但是其它人却用得着,剑灵界那里的修练功法,应该灵兵界这里人的修练功法更加的精妙,这可以节省他们很多时间。

郑月林看了谭文一眼,点了点头道:“宗主请放心,我会配合好探海宗的,不会给他们添乱的。”

赵海看了谭文一眼,点了点头道:“不要客气了,现在是非常时期,一会儿我就要去万佛寺那里,去面见慧德大师和太一真人,所以我们还是到里面去说吧。”谭文应了一声,马上就引着赵海,往凌风剑宗里面走去,不一会儿就到了凌风剑宗的大殿里。

李万山现在已经不是在剑舞宗的宗主了,而是探海宗剑舞分堂的堂主,而且郑月林也十分的清楚,李万山来找他是为了什么,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才会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李万山。

就在郑月林纠结不以的时候,李万山已经开始跟其它几个还没有投降探海宗的剑修宗门联系了,李万山与那几个宗门的关系,虽然不如他跟郑月林的关系。但是他们还是认识的,而且总的来说。关系还算不错,之前在与剑宗联盟其它的宗门争权的时候。他们几个宗门是一条线上的,他们都认为,投靠探海宗才是最好的选择。

探海宗的弟子,被他分为了两批,一批会去南海那里,用南海那里的海兽进行试炼,这批弟子,会非常的适合那种大规模的战斗。而另一批,会被编成小队,这一批弟子,会到那些被妖兽攻击的分堂那里去试练。让他们适合对付那些妖兽的战斗,他们会适合小队的战斗模式。

看着他挺着脖子的样子,赵海不由得微微一笑道:“你是不是这么想的,我还真的不知道,不过我想问你们另一件事情,为什么,你们几个宗门是整个剑修联盟里,损失最多的几个宗门,你们几个宗门弟子的损失数量,比其它宗门,都要比。”

李万山看着郑月林笑着道:“你应该知道我是为什么来的,为什么还要问呢,郑兄,我们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之前我们两宗,一直合作的十分顺利,之前我们剑舞宗之所以投靠探海宗,也是不得以,因为剑灵界的局势每一天都在发生的变化,所以最后我们投票决定了剑舞宗的命运,而你到现在还没有做出决定,我有些担心你。”

“嘿嘿嘿,我知道,我将来一定会成为了一个了不起的修士的,让我的过上好子子,一定会的。”

李万山没声道:“当然是真的,我没有必要跟你开这种玩笑,你回去准备一下吧,这一次之后,剑灵界的局势会变成什么样,那就真的不好说了,还好你们现在来了,你们要是今天还不来,要是真的等到剑灵界的局势发生了剧变的话,怕是宗主也不会管你们了。”

要知道他这玉虚子可不是什么好人,每一年宗门给内门弟子的一些福利。他都会扣下一部分,而且内门弟子还要给他上贡,如果不给他,他就会找那个内门弟子的麻烦,要不那个内门弟子顶撞了他,那他就会想办法杀了那个内门弟子。

夏羽没有听说赵海话里的意思,他对赵海他们是真的没有什么坏心,所以现在一听赵海这么说,也就不在意了,他只是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啊,那就怪不得了,天剑宗当年也是一个大宗门,只能他们当时太于过高傲,树敌太多,最后被恶鬼门偷袭的时候,竟然没法有人去救援他们,最后在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被恶鬼门给灭了,而恶鬼门也是在灭了天剑宗之后,得到了不少天剑宗的传承,这才发展壮大了起来,成为了剑灵界有数的大宗门之一,这件事情当年可是轰传整个剑灵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赵海点了点头,微微一笑道:“你说的不错,不过有一件事情我还没有跟你说呢,就是这一次行动,我们可以得到的东西,这一次行动,我们可以得到铁佛寺的地盘,也就是说,铁佛寺之前失去的地盘,这一次行动之后,我们就可以拿回来了,当然,这个要我们自己动手去拿,但是万佛寺的天一道宗不会阻止,这就是我想要的。”

这车荣长的不高,看起来十分的强壮,这也是体修的特别,整个人给人一种十分憨厚的感觉,是属于那种,一看到他的长相,就会对他十分放心的人,现在车荣一看到李悦明,马上就对李悦明一抱拳道:“师兄,你叫我?可是有什么吩咐?”

剑舞宗他们那些宗门,也没有想到,赵海他们的动作会中此之快,他们知道剑修联盟不可能是探海宗的对手,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想过,剑修联盟在探海宗的手里,竟然只支持了十天,十天那,这时间真的是太短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cth.motivebedding.com  jckre.motivebedding.com  kvqh7.motivebedding.com  qnjgb.motivebedding.com  ji65d.motivebedding.com  3ep.motivebedding.com  nly.motivebedding.com  fbtk.motivebedding.com  y955j.motivebedding.com  t2isv.motivebedding.com  

警告 / WARNING

免费日本黄页电影网站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