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负责人也没有打扰赵海,说实话,这一次开会上决定的事情,真的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虽然他不知道这些改变对于生死擂来说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但是有一点他却是可以肯定的,赵海对这件事情真的用心了,而且准备的十分充分。

赵海冷哼一声,手一挥,力王弓已经到了他的手里,接着他手里的长弓连开,一只只的铁箭,直往那几个修士射去。

赵海跟着仝学礼出了会文馆,一边往外走一边对赵海道:“先生,书院这里有很多的院子,其中会文馆这里,就是处理学院杂事的地方,先生以后有什么事情要处理,就可以直接来这里,不过想来先生也不会有什么事儿,因为先生的身份牌上显示先生是兵魂大陆的人,我们文籍大陆这里,对于客人一直都是十分客气的,先生只要不在学院里闹事儿,打架,杀人,学院是不会管先生的,先生可以在学院里自由的行动。”

这还不算,那金人竟然会变招,那金人并不像是一个死物,他好像是一个把撼山拳修练到了极致的高手一样,不管玉娃怎么变招,他都会撼山拳的招式相迎,化解玉娃的攻势,并且还会反击,一看到这里,赵海的两眼终于亮了起来。

在加上文籍大陆这里,对于师生的关系可是十分重视的,尊师重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样的想法,已经深入到文籍大陆所有人的骨子里,没有办法,因为统治着文籍大陆的人,就是学院,学院当然要让尊师重道了,不然的话学院还怎么办下去啊。

文明是一切界面发展的根基,没有文明。那个界面只能算是一个原始界面,甚至连原始社会都算不上。因为原始社会还要有社会两个字呢,没有文明,那来的社会两个字。

那四个中的一个二十多岁的文士,看了董川一眼道:“书文院?你们这些人什么时候可以代表书文院了?真是不自量力。”

一听赵海这么说,董川他们都是一愣,接着董川两眼一亮道:“海哥,你到底要干什么?我们能不能帮得上什么忙?”

鬼灵连忙道:“多谢少爷关系,他们在这里过的都很好,很习惯。谢谢少爷。”

赵海微微一笑道:“爷爷放心好了,我还没有活够呢,在说了,以我现在的实力,就算是断河级的高手来了,也不一定能杀得了我,我这一次去别的大陆,也只是想去见识一下,并不是去打架的,不会有事儿的。”

赵海转头对劳拉道:“劳拉,你们看出来没有?”

那四个中的一个二十多岁的文士,看了董川一眼道:“书文院?你们这些人什么时候可以代表书文院了?真是不自量力。”

安道哈哈大笑道:“赵海先生太过谦虚了,你可是从兵魂大陆来的客人,如何受不起,先生今天能来这里,实在是让在下感到意外,不知先生觉得这曲水流觞如何?”

赵海看着唐老,苦笑了一下,沉声道:“唐老,你可听说过荒族吗?”

赵海看着那人,沉声道:“有意思,一下就来了五个人,而且五个人全都是舞空级的高手,哈哈哈哈,棋奕院还真的是看得起我啊。”

这些大法器的数量如此的巨大,又被人胡乱的丢弃在这里,这实在是让赵海感到十分的不解,赵海又看了看四周,这四周不要说星球了,连一颗陨石都没有,那谁会没事儿,把这些大法器丢在这里呢?

不过赵海还是十分的引人注目,因为赵海的身份和体形在那摆着呢,别人想要忽视他都难。赵海对于这样的目光到是十分的熟悉,所以他也没有感到不自在,自顾自的坐在那里,等着先生的到来。

不过老人对赵海也确实是没有什么恶意。所以他也只是脸色一变。随后就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那张星图上。

而这一次赵海拿出来的这个本子却不同,这个本子以一个亲历者的角度,以一种日记的形式描写了古观潮城那里发生的一切,古观潮城是如何从一座繁华的城市,变成了一个血肉磨盘的,而笔者也是如何从一个学院里的先生,变成了一个战士的。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赵海发现董川他们虽然还是每天的按时上课,但是上课的时候,却是有些心不在焉,而讲课的老师可能也发现了这种情况,所以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他讲的内容并不是很多,董川他们还可以跟得上。

赵海一愣,接着两眼寒光一闪,看了鬼灵一眼睛道:“他们可会有什么危险?死亡或是伤残什么的?”

赵海点了点头道:“如此,你到是可以进行试验,药田你自己选地方就可以了,需要什么装备,列一份清单拿到我这里来,去吧。”鬼灵应了一声,这才转身走了。

董川叹了口气道:“这件事情整个文籍大陆没有人不知道的,听说那一战,光是死在观潮城的舞空级高手就有几百人之多,甚至有几个断河级的高手都陨落了,所以这件事情也不需要写在任何的书本上,也不用刻在任何的石碑上,因为他就刻在我们文籍大陆所有的人心里,古战场,那是我们文籍大陆不屈的向征。”说到这里董川的眼中透着一丝的狂热。

鬼灵感觉到赵海的语气不善,他连忙道:“少爷可以放心,这个练体的功法,只是对身体的一种磨炼,不会对他们有太大的伤害,不过要请少爷恩准,划了一块地方来,专门的用来种植一些药材,这种练体功法,要是没有药材配合的话,会对他们的身体造成一些损伤,不过也不会太严重,就是到了年老之后,身体不会太好罢了。”

但是观潮城的人们没有区服,他们中的一些职业者站了出来,以观潮城里的文士为首,与那些毁灭者展开大战,观潮城里的普通百姓,也全都留下来帮忙,只有一些老弱被撤走了,其它人全都留了下来。

董川一看到赵海过来了,他马上道:“安学长,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从兵魂大来来的赵海先生,赵海先生,这但是安学长,你今天下午应该见过他了,他是我们学院高级班的学生,他可是我们学院的骄傲,安学长已经开始自己著书立说了,他写的《论语感w现在已经放到了学院的图书室里了。”

现在也是一样,这一次对方一下派出五个舞空级的高手,就是想要要他的命,但是却全都死在了这里,这一定会让对方重新的审视他的实力,要么会像他服软,从此以后井水不犯河水,甚至还有可能会想办法化解这一次的恩怨,毕竟对于那些大势力来说,仇恨什么的。都是可以化解的。只要有足够的利益。

赵海正在想着自己的事情,虽然说近几个月来,他一直在忙着刻石板,但是上课的事情,他却是一点也没有落下,几个月来,在学院这里该学的都学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积累了,之前他因为要刻石板,所以他的时间少了很多,今后的一段时间,他准备多用在上,等到书看的差不多了,他就可以离开书文院了。

两人吃过早餐之后,赵海就去上课了。今天他没有在去杨柳院,而去了器具院那里,听这个名字就知道了,器具院这里的人,就是匠师。

赵海冷哼一声,手一挥,力王弓已经到了他的手里,接着他手里的长弓连开,一只只的铁箭,直往那几个修士射去。


5ube.motivebedding.com  yocl3.motivebedding.com  h4ti6.motivebedding.com  n77.motivebedding.com  8899.motivebedding.com  5dw.motivebedding.com  jen.motivebedding.com  vssca.motivebedding.com  p3won.motivebedding.com  xrwwq.motivebedding.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motivebedding.com

本站推荐几个免费看电影的网址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